【TSN/ME/LE】Cold Night 03

时光的沙漏:

修罗场  莱总穿越到TSN世界,花朵在帕罗奥图的雨夜救了刚穿过来的受伤的莱总,酱酱酿酿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想冻结这个账户,并取消所有现金支票和信用额度。”


Eduardo没有犹疑。他把那个蓝色的小本推进面前透明隔板下方的凹槽。


玻璃后面的前台人员用有些担忧的目光透过玻璃看了看眼前这个眼皮浮肿,目光疲惫而涣散的年轻人。当她索要对方证件的时候,却被那双飘荡着几缕哀伤和愤恨的游丝的棕色眼睛震慑住了。


“Ed,你真不该这样做。”


账户冻结。




这是Eduardo想了很久后,最终所决定应该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Mark太天真又太急切了。


他不善言辞,头脑也像他所钟爱的代码一样格式化而富有逻辑。可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程序与代码编织以外的,比如情绪和情感。


Sean Parker不是个正经人。一个正经的合作伙伴理应提出些优秀而实际的概念,并非夸下海口,带着看起来连18岁都不到的女孩们烟雾缭绕中工作。


糜烂疯狂的工作环境是危险的,一个不靠谱的合作伙伴是危险的。而他如果不能将Mark从其中拉回现实,Facebook和他都将面临难堪的窘境——最起码是无穷的后患。


Eduardo不能坐视不管。就像他不能够放任Mark扎在帕罗奥图的阳光中,扎在Sean Parker身边。也不能够让Facebook——他们的Facebook,在还未腾起前陨落在毒/品和滥交中。他不能看着那辆据说以快速发展的公司像一列挂在高空断裂轨道上的过山车,当车内欢呼雀跃的人徜徉在刺激的喜悦中时,冲出戛然而止的轨道。他需要悬崖勒马,需要在铺好完整的轨道前让这辆有点超速的车暂时性地停止。


他也需要Mark。他需要Mark注意到他的存在,Eduardo是他的CFO。


就像每一次Mark对他说的那样。


I need you here.


Eduardo也同样。






“你跟着我做什么。”


纽约的温度是远低于帕罗奥图的。Eduardo早把那件被雨水泡坏的外套丢掉了。潮湿的水汽让体感温度更低了,阵阵阴冷透过他的西装布料,覆盖在大片皮肤上。


“我觉得你需要一些休息。”


“是的。我要回公寓。”Eduardo的声音有点打颤,随即被迎面一阵冷风吹散。


“也许你会需要我的衣服?”


Lex看着Eduardo双臂抱在一起,扣紧了西服的扣子。他套在一件加绒的的粉色帽衫里,胸前印着“I ❤ SFO”——这是Eduardo在旧金山机场给他买的衣服。Eduardo其实并不想看到帽衫,尤其不想看到相似的帽衫穿在相似的人身上,但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好在Lex很是体贴地选择了骚气的粉色。




Eduardo突然停了脚步。


戛然而止的身子伫立在正有席卷而来之势的冷风中,潮湿的风黏住Eduardo疲惫不堪的发丝,深褐色的、凌乱而软趴趴的,正以一种奇异的姿态在空中摇曳。他看了看站在身侧的男人。


Lex仰着头微笑,那也是一张僵硬的脸。无论眼神或是牵动嘴角和眉毛的肌肉,都透着同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张脸全然不同的灼热的生机。那是一种稍加触碰就好像要燃烧起来的活力,你只能蜷起指尖,将它们收拢在掌心,以防无意识的靠近而引来火燎的伤痛。


Lex就站在那里,穿着那双沾着污泥黑漆漆的白球鞋和医院的蓝色条纹睡裤,胸前印着滑稽的“I ❤ SFO”,瞳孔间簇簇火苗腾升,映照着灰色背景下Eduardo青灰色的脸孔。


蓝色眼眸中翻涌着深重的梦幻般的水光,像是直接用眼底无数微弱的火把去点燃一湖冷水的宽广包容,蕴藏着暗涌的力量,紧紧裹住Eduardo。让他想起了那个雨夜。


“谢谢。我需要你回到自己的家。我需要你离开我。”




“宝贝儿,你需要我。至少你需要我送你回家。”Lex眼中的星火瞬间寂灭了,Eduardo熟悉的表情再度在那张古怪的脸上上演,“你疲劳极了,如果你走回去的话,肯定会在路上晕倒的,或者是,走到一半靠在路灯上睡着。”


Lex说的没有错。Eduardo疲惫不堪,以至当Lex用“宝贝儿”称呼他时,他也没有力气去抗议了。浮肿的眼皮盖住了一半焦糖色的瞳孔,像是百老汇音乐剧结束后拉下的帷幕,观众们总是对演员们的身姿格外留恋——Lex是真的很喜欢看Eduardo漂亮的眼睛。


Eduardo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注意到Lex穿着脏兮兮的白球鞋的脚在不停地踏在水泥地面上,才发觉纽约的风正顺着那件单薄的病号服大大敞开的裤脚钻进裤管,褶皱贴在Lex的腿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细瘦的腿部轮廓和膝盖的形状。


“Lex,如果你对我的关心是真的的话,我很感动。我可以打车回家,我会在途中先送你回去,然后自己回家,你明白了吗?”Eduardo挣扎着说出这些话,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Lex两手摊开耸了耸肩。


“好吧,起码先做上出租车。”




跟Lex交流,你需要严谨地注意到他的每一个措辞,永远不能够通过大致表达的意思判断他全部阐述的意图。


Eduardo这一次,忽略了“起码”。


当他舒舒服服地把自己塞进出租车的真皮座椅上,微微抬起头舒缓颈部疲劳的肌肉时,司机问他们要去哪。


Eduardo自然而然地报上了自己短期租住的公寓的地址,然后说:“请先带我们去另一个地方,Lex你要去哪儿?”


出乎意料的是,Lex歪着脑袋,睡的正香。准确的说是,如果按时间来看,他刚刚坐上出租车就立刻陷入了深度睡眠——仅仅凭借Eduardo轻声的呼唤完全无法叫醒。


而车稳稳停在公寓楼下的瞬间,Lex仿佛定了闹钟一样立刻清醒,眼眸中只留存一些佯装的睡意。


“嘿Ed,我们到家了是么?这真是太好了!”


Eduardo恹恹看了一眼表情激昂快活的Lex,默默付了账单。




“你可以休息一夜,我明天送你回家。”


“Eddie你进屋就立刻睡觉,你的声音好像下一秒就能合上眼倒在我身上睡着一样。”Lex的声音精神极了,居然可以用婉转生动的语气说一句简短的话。


Eduardo进了家门后立刻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Lex很自觉地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床上的人迅速阖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卷曲着,在昏暗的橘色灯光下轻颤,眼睑下方形成一圈弯弯的阴影。看到他皱起的眉终于舒展开,眼球在眼皮下顺时针旋转,Lex知道Eduardo睡着了。






门口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然后是门锁中钥匙转动的声响。


Lex警惕地站了起来,他看到埋在松软的被窝里的脸夜偏过去,一双蒙着困倦的水雾的眼眸缓缓睁开,巧克力色的瞳孔短时间内无法聚焦的样子,温柔极了,十分惹人爱怜。


湿润的睫毛在灯光下轻颤,金色的水光在Eduardo神情恍惚的大眼睛中流淌。短暂的温馨只在那张愤怒的脸孔出现在门口前持续了十几秒。


“Oops——”




Eduardo在困倦与疲乏中和女友交流。那些带着怒气的蛮不讲理的对话甚至算不上什么有逻辑的交谈,不过是些带着自己臆想的恶意揣测,并用恶毒的言语倾吐而出。


当然,矛盾在Christy看到墙角沙发上的Lex时瞬间升级了。




“哦Eduardo,我真的不知道你会把人带回纽约,还藏在家里。说真的,你就不能承认你喜欢的只有那个Mark吗?和一个男人同居的事实就是这么难以启齿吗?”Christy躲了躲脚,她看着双手摊开一脸无辜的调笑的Lex,又扫了眼房间的陈设——只有一张床。可在她再度炮轰前,Lex用强大的气场阻止了那些没有意义的语句。


“这位小姐,我不得不说,我不是Mark。很高兴认识你,我是Eddie的男朋友Lex Luthor——不,现在可能还不是,等到他和你分手后就是了,你知道你的男友是个多么善良的人,从来不愿做脚踏两只船的事。”Lex眨了眨贱兮兮的蓝眼睛,眉毛飞速抖动着,语气咄咄逼人,“至于同居,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今天还是我和Eddie第一次。他同我讲从加州回来就会和你分手的。”


Lex说道第一次的时候,目光扫过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的Eduardo光裸的长腿,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看到那双小鹿一样温柔的眼睛正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他。而他居然有抛给气得发抖的Christy一个挑衅的笑容。




Christy被气走了。


在她走之前,她烧掉了一条丝巾——Eduardo送给她的,还把钥匙狠狠地砸在Lex的身上——Lex把那个当做投掷武器的金属物件收进了兜里。




“我女友和我分手了。”


Eduardo睡意全无,他坐在床沿,手指交握在一起,目光聚焦在双脚间的地面上。平淡却欲言又止,Lex在脑中默默补充了这个失恋的年轻人想要说的后半句话,“都是因为你胡搅蛮缠。”


“我没想到你喜欢这种姑娘?”Lex调侃地说。虽然Eduardo没有抬头,但他可以想象到Lex眼中的讽刺。


“我只是喜欢亚裔女孩,仅此而已。”他闷闷地说。


“好啦,别难过。我助理也是亚裔,比你前女友好看多了——没有冒犯之意,至少我的审美来看是如此,下次给你介绍一下?”


“可怜的Eddie,你需要一个拥抱吗?”


只有沉默,像四散的大片雾霭,氤氲的水汽几乎要将干燥的墙皮剥落。除此之外,只有Lex悬在空中张开的双臂。好一会儿,Eduardo才接上话:“不了……谢谢你,Lex。”




深夜无眠,两个人相对而坐。橘色的灯光像浮动的火焰,在黑暗中一块一块的,飘荡悬浮,斑斑驳驳投射在二人的脸上。


“Eduardo,”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Lex,他第一次叫了Eduardo的全名,这让空气中的水汽都因严肃而凝结在一起,也让Eduardo抬起了头,“我需要你。”


Eduardo挑了挑长长的眉毛。


这句话太熟悉了。熟悉到,他可以完完全全忽略,因为这背后只有索取,和冷漠与凉薄。


“我无家可归,也身无分文。”Lex的表情莫须有的凝重,“我人生中从来不请求别人的帮助,Ed,你是第一个。”


“我们刚刚认识不到两天。”Eduardo的手撑住下巴,小臂挡在胸前。


“但你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人,也是我目前为止唯一可以说话的人。是的,你现在是我在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


Lex嘴角抽搐着,白球鞋塑胶的鞋底和木质地板拍打着,微小的动感却将刻板的严肃传递出来。




“我只有一个亲人,是我爸爸。我家其实就在纽约,离这里,很近很近,近到我怕我下楼去便利店买一杯咖啡就能碰见我家保姆。哦我爸爸是个经营军火生意的——法律不允许的那种,可我是个正经人。我三年前从MIT毕业,他就一心强迫我和他一起研究武器。


“他是个偏执狂,还是个酒鬼。老天,我小时候就天天看他酗酒,然后浑身散发着酒气打我,要我一切都听他的,这太可怕了,我从小简直活在我爸爸的阴影之下。你要是看到的话绝对会同情我,我知道你大概对我的印象并不怎么好吧。”


Lex说的时候动情极了,扭曲的脸孔释放出无尽的、难以磨灭的痛苦,那双蓝眼睛中流动的深深浅浅,像是往事又复浮现而带来恍若即在眼前的历史重演,漫天的悲伤像沉在眸底的铁块,被回忆拽住浮上水面。


“我没办法。我只好逃。Ed你也许看出来了,我是个智商很高的人,他把我送到MIT也就是为了找个人帮他发明新的武器——违禁的、危险的——我无法逃脱,他就找人抓我。那天那伙人就是他派来的。”


Eduardo直视Lex的眼睛,他没有找到一丁点撒谎的痕迹。连一丁点微妙的明暗变化都没有,只让你感到,深邃的漩涡般吞噬人脆弱神经的痛苦。他不可避免地心软了。


“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




“收留我,一阵子。”


“……好吧。”




Eduardo觉得自己的承诺太过草率,却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Lex的话严谨而富有逻辑,痛苦是真实的,他找不到理由拒绝这个男人可怜的请求。


“Eddie你是个善良的人。”Lex冰蓝色的眼睛流露出Eduardo都不敢相信的感激。


“对了,我可以用一下你的电脑吗?”






Mark很痛苦。虽然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即为所谓痛苦,像一根融化的蜡烛从耳朵或是太阳穴将滚烫的蜡油缓缓滴入他的大脑,以一种平淡的凉薄姿态却无孔不入,填满每一个微小缝隙,灼热地附着在他绕作一团的脑神经周围。


“Facebook需要发展,我们总是要增售股票的。”Sean的声音从背后传来,Mark可以通过统一频次节奏震动的声线,想象到说这些话时Sean难得正经而平静的脸。


“Eduardo跟不上Facebook的发展。你该记得Peter讲过的,在一个有着庞图伟业未来的像一艘刚刚起航离开港口的巨轮一样的公司,错误的合伙人、错误的经营理念,等同于牢牢牵住岸口的铁锚。即便它是那么重要,且与船有着不可分割的亲缘关系,可你要是想出海,让这艘伟大的轮船飞速启航,若是不能将它从那岸上拽开,唯一能做的,就是割断锁链。


“Eduardo就是阻止Facebook启程的铁锚。你试过了,你收不回去。”




Mark那双永远像冰封下静止的湖水的蓝眼睛出现了波澜,如同用沉重的铁锚砸裂厚厚的冰层,迸溅的深蓝色喷涌而出——那是一些彷徨,和一些无法讲明的悲伤挣扎痛苦决绝并存的复杂情愫。结冰的湖水的静谧沉默永远是表面现象,而冰层下水流的暗涌将那些充溢胸中的感情搅在一起,终于在此时此刻Mark悲恸的眸中肆无忌惮流出。


电脑屏幕停留在Facebook的邮箱界面。


指尖迅速地敲打在键盘上,清脆快速的敲击声一如往日那些令人心安的代码产生美妙的回响。


Mark的脸色终于凝固住了,从那双幽暗浑浊的眼眸中,似乎只有决绝停留其中。坚强的情绪像厚重的黑雾,扼杀了所有柔软的感情,密密填满Mark愈发沉重的心。


他敲打下一行,连是否有因为忙乱而敲出错误的单词都没有检查,闭着眼睛迅速点击了发送。


请问有什么方法可以稀释Eduardo的股份,而又不让他那么痛苦?




“Holy shit!!!”


Sean抿了一口啤酒,死死盯住电脑,爆了一句粗口。


“Eduardo在搞些什么?!你看看他最近的搜索记录!”


“Sean你居然黑进Wardo的电脑监视他?你不能这样!”Dustin从电脑桌前跳了起来,他似乎没有搞清主次,他唯一的关注点放在了Sean没有道德的窥探朋友隐私的行为上。


“不,我只是看看他有什么对公司有危害的信件往来上——他的寻找投资人的行为太危险了,你知道我们刚刚和Peter达成了合作共识。哦f**k,Dustin请你提高自己从语句中提取有用信息的能力可以么?我真不知道你上学的时候听老师讲课都是如何抓住重点的。不,你们必须得看看他都在搜索些什么,这简直——”


Mark坐在转椅上回过身,Dustin蹦到了Sean的电脑旁。


“哇!Lex Corp,这是什么东西,一家公司吗?超人、氪星,唔……超级力量,光速飞行,X光透视,星球日报……哈哈哈哈哈这些都是什么?”Dustin嘟着嘴念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搜索记录,平稳的声音开始发颤,充满肉感的脸蛋上下翕动着,一头红毛都开始在空气中抖动,“超级英雄?大都会?Mark快来看啊!”


Dustin还没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诡异浏览记录引起的大笑中缓过劲儿来,咧开的嘴角突然下撇,他抓着Mark的肩膀,带着责怪与哭腔地说:“都怪你Mark,Wardo肯定是那天被你气到了受了什么刺激,不然他怎么会查这些像个低幼的小男孩一样的东西!”




Mark拖着身子凑过来,打掉了肩膀上Dustin的手,低头看着Sean电脑屏幕上显示的Eduardo搜索引擎的浏览痕迹。


一些经济学商学的词汇和新闻,然后是昨天晚上的记录。除了Dustin用很适合这些词汇的声音和语调念出来的那些,还有很是离谱的“冰冻呼吸”“雷达顺风耳”之类的荒谬引人发笑的东西。就好像小时候看的那些超级英雄动画片,主人公用造作的腔调念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台词。


——从小Mark就对这类其他孩子们感兴趣的东西嗤之以鼻。他知道那些都是假的。


Mark是个喜欢从本质看问题的人。就像他喜欢写代码,不仅仅因为严谨的逻辑和规整的思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对从根基创造事物从本质构建解决方案而产生的快感无法自拔。因此当他面对那些现实角度思考永远也不会存在的东西,似乎会产生本能一样条件反射般的排斥。




“告诉我Mark,你的好朋友是个沉迷于该死的幼稚的超级英雄无法自拔的人吗?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连Dustin都不会搜索吧!”


Sean有点抓狂地挠了挠头,差点失去笑容地拒绝一个靠在他身上的女孩。


“喂Sean,什么叫“连Dustin都不会”,我怎么了?我可从来不喜欢这些幼稚的东西,我只是喜欢鲑鱼模型,不喜欢咸蛋超人!不过Wardo绝对不是个会查这些的人,我敢打赌他们巴西人一点都不流行超级英雄这套哄小孩子的玩意,上次Christy叫他去看《高达》大电影他作为一个对女友言听计从的人居然拒绝了——我可能没跟你讲过,Christy是Wardo的女朋友,亚裔哦。”


Dustin显然对于Sean嘲弄的语气有点忿忿不平。




Mark很沉默。色素很淡的蓝眼睛映出发着荧光的屏幕上清晰的几行字,淡红色的嘴唇紧紧抿住,一如往昔静默。周身散发着冷意,一种由心而发肃穆凝重的严寒萦绕四周。像逐渐扩散的毒素,针刺般地戳到了迷惑的Sean和说着烂话的Dustin身上。


这不是个好兆头。


“放轻松Mark,也许只是Eduardo的侄子什么的玩一玩他的电脑。”


“浏览时间是凌晨两点。你哥哥姐姐的儿子会在你家呆到那么晚并且玩电脑玩到深夜还不被人轰去睡觉?”Mark的视线甚至没有偏移,指尖在鼠标的滚轮上滑动,凝视着屏幕上每一条搜索记录,“何况Wardo的哥哥们还没结婚。”


“或许只是他的某个朋友借用了他的电脑而已……Mark你不是不知道,Eduardo那样的人不像是个只有两三个朋友的人……”


“你是说学地质的朋友吗?或者是物理学也说不好,还是个小学生?”


Sean把脸贴到电脑前,看到搜索记录的最上面还有几条,世界地图,美国。从时间上看,在一大堆中二到极点的搜索记录后面,还有一个“克拉克·肯特”的人名和“平行宇宙”“空间折叠”“穿越”之类的词汇。


“凡是能进入哈佛学地质的学生,没有可能连世界地图都背不下来。而且——”Mark冷冰冰的腔调把Dustin都冻住了,可怜的红发男孩愣在那里,下颌都要从脸上脱掉,他看着Mark打开另一个窗口,“他还用了Google Earth,并且使用了实时定位。至于那些很民间科学的物理词汇,根本不是一个哈佛学生说得出口的。而且从Google的搜索结果来看,克拉克·肯特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如果你非要把一些论文的重名或是个人主页宣传算进去的话,也只有克拉克或者肯特,没有容易搜索到的克拉克·肯特。”


Mark把椅子转过来,两只手交握,他感觉到冷汗正不断地往外冒出,从脚心腾升的凉意引起胃部轻微的痉挛。


“还有就是,Wardo没有删除历史浏览记录的习惯,他们学经济的都有这个坏毛病——把电脑搞得乱糟糟的。但是从世界地图开始的所有搜索痕迹都被删除了。”


Mark咬住了唇,他一只手托住下巴,中指在上唇摩挲,抬眸用一双平静凝重的眼睛望着两个人。微微蹙起的淡的几乎没有痕迹的眉毛似乎控诉着哀怨,也好像在寻求一个合理的解释。




“哦天哪,Mark你的意思是,Wardo被其它星球飞过来的超级英雄绑架了,还强行夺占了他的电脑?”Dustin怀里的鲑鱼模型险些脱手掉在地上,他把几个关键词串在一起,得出了这个让Mark眼眸更加幽暗的结论。


“放轻松,”Sean看到坐在转移上的卷毛阴沉的神色,立刻打断了一惊一乍还要继续说下去的Dustin,他翻了个白眼,把一只手搭在Mark肩上,“Dustin你真的该去幼儿园重塑一下,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超级英雄的存在,绝对,没有可能。Eduardo最多不过是电脑被偷了,或是哪个幼稚鬼玩一玩他的电脑,我高中就有个同学特别喜欢玩Google Earth,这都是没有必然联系的事情。不,这完全……”




“现在已经可以排除电脑被偷的可能了。Wardo刚刚上了哈佛校园网,并且用他的账号提交了一门作业。而且——”Mark全神贯注的样子,仿若回到和Erica分手的寒冷的冬夜,一边用清脆流畅的声音喃喃自语,手指敲击,电脑上弹出一个又一个窗口,带来无穷的报复般的快感。然而他现在一点快感都没有。有一篇愁云盖在他心房上,而他试图用代码和黑客行为驱散这窒息压抑的云层,然而事实上,他只觉得那些水汽越聚越密,倒是有着紧紧裹住他无法喘息的趋势。


“——而且Wardo的定位在纽约,离华尔街很近。”




“天哪,Wardo几分钟前刚刚搜索了“开放性创口缝合后能否沾水”和“补血保健品”!Wardo不会是受伤了吧!我就知道Mark,我就知道!那天你不去接他,他冒着雨连伞都没拿离开时你也不送他!”Dustin跳了起来,他的手扫过Mark卷曲的发丝,焦急而气愤地在空气中挥舞。


“喂,你们听我说。如果Eduardo现在已经回到了纽约,也就意味着从我们这离开到他回去,什么意外都没发生不是么?如果他在纽约遇到了麻烦,他有家人,有朋友,和我们又何干呢?那些搜索记录什么都代表不了,我闲着无聊的时候也会随手搜搜乱七八糟的……超级英雄啊,美国地图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Eduardo又不是你们俩这样的Geek,他的思维比你们跳脱活跃的多……”




Mark没有理会Dustin的惊叫,也没有回应Sean长篇的说教分析。他只是用沉默硬生生阻断了Sean堵在胸口听似很有逻辑的话。


他从电脑上唰唰抄下一行地址。


“Sean,我需要一张去纽约的机票。现在,最快的航班。”


“Mark你疯了?你要把Facebook抛在这里去找那个你两天前刚刚用冷漠赶出去的朋友?”


Sean没能说完这句话。“赶出去”这个伤人的词汇从嘴里不负责任地飘出去时,Mark受伤的眼神清楚阐释了一些东西。


懊悔,哀伤,还有决绝。


Mark记忆力素来很好,他也没有忘记十几分钟前刚刚发送的邮件。




“F**k,我根本不该告诉你这件事。”


Sean屈服了。


“好的……Mark,你的确不是个适合做朋友的人。”




————————————


复健中…如有雷请在我被焦作人前戳醒我,感谢


毕竟莱总是九级智慧+极为强大的人格魅力,身无分文也很有实力,下一章也许可以虐马总了吧

评论
热度 ( 82 )
  1. ryeong时光的沙漏 转载了此文字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