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SM/TSN DE 治愈魔术(一)

云端天际看:

写在前面:
情人节到了~也算是给自己的生日贺文,以前一直潜水,前几天忽然有个脑洞,就写下来了,三四更的样子。半新人一枚,文笔啥的都一般,请多包含~

配对:Daniel(NYSM)/Eduardo(TSN)
花朵是天眼魔术师设定。
---------------------------------------------
Daniel最近比较苦恼。
Henley回来了。不不不,这不是他苦恼的原因,Henley回来是件好事,不仅仅是因为昔日并肩作战的伙伴又一次聚在了一起,还因为她与新骑士Lula迅速建立起女士之间的革命友谊,这份友谊异常深厚以至于她俩没事就聚在一起,出门逛街,做指甲,看电影,控诉其他几个男性骑士。
好让他有时间能去找被Lula晾在一旁的Jack。
为什么他要去找Jack呢?对,这就进入正题了,Daniel苦恼的原因。
自从澳门之行以及伦敦“扔下飞机”事件圆满结束后,Daniel发现自己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起初只是入睡很晚,慢慢就变成了整夜失眠。
其实他本人本来也不需要太多睡眠,大多数睡不着的时候他都在房间里研究新的魔术,或是搞一搞组织里最新的魔术道具。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Henley。
“天哪,Danny,你的脸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白纸被揉成了一个球再展开,再扔进水里,再拿出来晒干了一样,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坐在一旁看报纸的Merritt抬起头:“显然,我们的Danny在思念某个人,让我看看,A、B、C、D、E……好吧,”看到Daniel的眼神后,他讪讪的闭了嘴,“你就是睡眠不足。”
在大家三番五次的提醒他问题的严重性后,他决定去找Jack帮他催眠,对,Jack。不是Merritt。
如果去找催眠大师Merritt,Daniel可不确定他会不会趁此机会读一读他的心,掌握几个他的小秘密,然后以此来调侃或要挟他。
我们的Daniel.Control Freak.Atlas先生不允许别人控制他这种事发生。
而Jack,Jack是个小天使,即便拿着“死神”的塔罗牌,他也依然是个天使。他不会做这种事情,而且,他不会读心,只学会了催眠。
然而Jack只能让他陷入差不多几秒的睡眠状态,而醒来之后基本上Jack在催眠时期让他做什么,他都会无意识的去做,比如出去给大家买晚饭,帮忙准备Jack要送给Lula的情人节小魔术之类的。
说明Jack的催眠是很成功的。
但他可以被催眠,却不能陷入睡眠,即使Jack在他耳边说:“你将陷入沉沉的睡眠,两小时后你会醒来,然后去倒垃圾。”他也只会在十秒钟后醒来,迷迷糊糊的去倒垃圾。
Dylan带来过几个理疗师,还有医生,包括心理医生和生理医生,这让Daniel十分不耐烦,好像在他们眼中,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快要不久于人世了一样。
而事实上,他好得很,除了每天不睡觉以外,没什么不同,不睡觉反而让他有更多的时间研究魔术。
“哦,是啊,没什么不同,”Henley尖锐的说,“除了越来越差的脸色和脾气。”
Daniel转头看着Jack,Jack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
“得了吧Daniel,你知道Jack.Daniel的头号迷弟.Wilder先生是不会说对你不利的话的,”Merritt一针见血的说,“你现在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不小心把另一颗定时炸弹吞到了肚子里,而且还吞的不是很顺利,随时可能打个嗝把这里炸翻了一样。”
Daniel刚想反驳他,Dylan推门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听着Dylan,”他指着Dylan身后的那个人,而他压根也没看那个人一眼,“别再费力找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烦我了懂吗?你有那个时间为什么不给我们找点事做,我是说真正的事情,说不定我就是因为太闲了所以才睡不着,你不知道你每次带来的这些人问的那些蠢兮兮的问题都烦的我要命而且……”
“Hey,hey,Daniel,relax,OK?”Dylan无奈的说,“我也不是你的老妈子,天天操心你的事情,我就是来给你们找事情做的。Guys,”他提高了声调,大伙都围了过来,“认识一下Eduardo Saverin先生,他将在接下来的表演中为你们提供帮助。”
Daniel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跟在Dylan身后的人。
他甚至都看不出他的年龄,他看起来像个大学生,如果不是他那双湿漉漉的,水汪汪的斑比大眼睛让他显得更小的话。
他身形纤长高挑,看起来却比Jack还要绵软,好像打他一拳他都不会还手一样。
Jack第一个上前和他握手,却被Daniel拦住了。
“为啥我们需要他的帮助来着?”Daniel问Dylan。
“注意你的语气,Daniel,”Dylan回答,“他不如你们的名气大,但他是你们的前辈,他比你们提前一年加入的天眼。你们先熟悉一下,我还有事情必须走了,晚上我会过来给你们说一下任务。”
Dylan走后,气氛一度十分尴尬,最后还是Merritt打破了沉默。
“So,Eduardo是吧,你比我们早加入的天眼,为什么我们都不认识你呢?”
“我主要是做幕后的工作,”Eduardo软绵绵的说,“天眼里面有一些成员是专门做幕后工作的。”
“我想起来了!”Lula忽然大声说,吓了Daniel一跳,“Guys,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幕后人员,他是最棒的,你们记不记得去年在维也纳有一场世界级的表演?当时出了一些故障,然后就被力挽狂澜的救了场?”
“我也记起来了,”Henley说,“我当时就在现场,那次救场实在是太精彩了以致于观众还以为之前的小故障是欲扬先抑,但其实只有业内人士看出来那是一次真正的故障和一次真正的精彩绝伦的救场。”
“你救的?”Daniel问Eduardo。
Eduardo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他深深的看着Daniel,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微亮的水光,恍若星辰。
有什么东西击中了Daniel。
“你还好吧,Atlas先生?”他的语气中透着关切,Daniel想,如果之前那些医生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也不会全都被他怼回去了。
“Danny!”Henley有点生气的打断了他的思考,“回答人家啊!”
“哦,我那个……还不错。你可以叫我Daniel,by the way,或者Danny。”
其他几个人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另一个人。
“你是幕后的是吧,”他赶快转移话题,“Jack以前也做过幕后,你幕前应该也不错,来,让我们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Eduardo左右看看,大家也都是一副好奇的样子。“好吧,”他说,然后他走到Daniel面前蹲下,柔声说:“闭上眼。”
“所以这是针对我的魔术喽?”Daniel说。
“嗯,”Eduardo回答,“闭上眼就好。”
Daniel闭上了眼。
“我数三个数,把眼镜睁开,好吗?”Eduardo说,那软得如同糯米糍一般的语气让人连头都摇不起来。于是他只好点点头。
“一、二……”
好吧,就算这人在再厉害,他也绝不可能在三秒内变出什么让他印象深刻的戏法,充其量就是从兔子里变出帽子那种Lula八年前就变过的小魔术。
“……三。”
Daniel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
Eduardo来的时候是下午,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应该已经睡了五个小时。
他理了理混乱的思路,试着弄明白Eduardo是如何做到的,他确信不是安眠药,因为安眠药他试过,完全没有用。那是什么?某种加强版的超级催眠术?
他下了床,发现自己居然穿着最爱穿的那件睡袍,他不禁都要怀疑之前的一切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了。

评论
热度 ( 84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