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icktock(END)

Kirkland House:

Summary:


2164年,Facebook市值3576亿,Mark Zuckerberg er十七岁。


媒体撰文从“少年恺撒”到“新亚历山大”,这位天才人物的每件事都为人们津津乐道。


傲慢,刻薄,生活随意,同他十九岁一无差别。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这是造人的规则。


人来到世上,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身体里时钟滴滴答答,一分不错,一秒不错,什么也不能阻挡它向前。


“什么也不能吗?”有海洋颜色眼睛的女孩儿问,她哥哥正拔出花盆里枯萎的植物,以便空出位置进行新的栽种。“太阳也不能吗?”她搭着手抬头看看天上,日是白炽的光亮,热力播散恩典,凭她的年纪,恰好懂得一些、却又不能完全明白其间发生的聚变。


男孩儿停下劳作,他的眼睛是更浅的蓝和更深的阴影,被太阳烤熟的卷发令他散发着一些儿童特有的活跃的劳累。但是他的脸颊线条太锋利了,这就让他看起来脱离了实际年纪,变得有些像个疯癫的哲学家,Arielle为此而暂时不曾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


“是的,太阳也不能。”这位儿童哲学家说,因为回忆脸上闪现着严肃的神情——严肃,并且严谨:“除非它落下来。”


这就是Mark对自己一生的回答。


当他在2157年11月23日夜晚一个即将演化成闹剧的场合沉思,就会发现答案早已给出,只等人们于漫长时间中猛然醒悟。


有人称之为启示,有人称之为开悟,但更聪明的人愿意将其舍弃。窥视自己的一生并非明智之举,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由此可轻易得出相反结论,不按其时必遭受祸患。


所以人们缔结婚姻以蒙蔽时钟,教不曾爱过的稀少者同样能拨动自身时间,遵照万物的规律衰老,不必显现异样。这是神的宽宥。


而祂的怜悯体现在令人相爱。


有人孤单无二,无子无兄,竟劳碌不息,眼目也不以钱财为足。他说:我劳劳碌碌,刻苦自己,不享福乐,到底是为谁呢?这也是虚空,是极重的劳苦。


于是神为不使世人如此,便教他们寻找另一个,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并订下时限。他若寻得另一个,万物的规律就照常行走,不致在众人中独特;他若寻不得,便恒常保有年轻的面貌,好教旁人知道,须来爱他。直至此人跌倒有人扶起、就寝时时暖和,才可脱离祂的怜悯,投入爱中。


倘使世上的人尽皆遵行道理,便能终身喜乐,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神的恩赐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既然Eduardo Saverin已跳过他的舞,笑过他的欢乐,那么就将迎来他的哀恸,不可避免。只如此,神方能告知他路的漫长,为他指出方向。


过分爱的要教他被爱所伤,不曾爱的要教他明了爱的甘美。


因此Mark Zuckerberg选定2157年11月23日夜晚,在此之前唯一看清的启示是傲慢和狂心。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这是他建造的时间。


诚然这不是一个错误,却并非全部真相。


年纪稍长的女孩儿在捧起一只鸟儿时说道:“时钟在你的身体当中,自然只有你能让它停下来。”


假如Mark能于键盘噼啪中拨冗忆及刺目阳光下他姐姐意味深长的蓝眼睛,用阅读《埃涅阿斯纪》的耐心钻研Randi对他宣示的未来,兴许能够及时避免在惊吓中获得醒悟,甚至早早挽救罗马于大火——


但建造一事总归是千百年来所有雄心壮志者未竟的伟业,特洛伊城毁灭的诗篇不过能给他们带来更迫切的心愿。


所以大火注定蔓延,笔记本电脑也必将高举。


在Eduardo行使拆毁的这一秒,Mark猝然地开悟将其分解为一生的无数片段。


一秒等于一千毫秒,一毫秒等于一千微妙。


已知光从太阳行到地球最快约490秒,那么是否有人测算过思维的速度?


Randi的面容自无数片段中打捞而起,她的话语不变,她的意志不可抵抗:神教世人喜乐,你们偏要悲痛,由此招致惩罚。时钟自将永恒记下这一刻,反映在你的样貌,再不与万物的步调相同。好教诸人皆知,这是神的怒火,此人行在世间,永不得爱。


这实在是个庄重场合,值得著名导演指挥电影镜头加以记录。首映会上来宾们手执香槟,旁备纸巾,个个表情郑重,拿出参加葬礼的肃穆感动鼓掌;报刊杂志紧随其后,纷纷兜售这一人类有历史以来尚未获知的真理,欲同样伟大者竞相效仿,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可惜这一秒身处现场的仅限等待倒计时的普罗大众,旁观者、好友、推波助澜者以及一位Eduardo Saverin。


尚无人预料Mark Zuckerberg众说纷纭的一生正从这一砸起始,戏剧性地流传甚广,颇令众多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者午后解颐。


而他自己虽能朝时空的涟漪处瞥上一眼,却因正在大脑中急速运转的问题而无暇顾及。好在思考有所价值——伟大是一个空泛概念,心碎则是具体痛苦,而人生来追逐虚幻。


他满意地点点头,自Arielle和Randi洞察知悉的蓝眼睛中抽出答案。


三毫秒后,画面重新流动。


头顶阴影急速迫近。


太阳落下来了。


至于Sean Parker其人,在这场目不暇接的变化里则有另一桩引人发噱的典故。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同时身兼数职,在影片中途早早给出提示。


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


眨眨眼滑稽退场,只在盖棺定论之际重又高声朗诵故事的结局。


都归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


Mark Zuckerberg的时间停止在2157年11月23日。


而人们猜测他一生从未爱过,在黑夜中面无表情聆听身体嘀嗒的回音。


 


 


Fin.


注:原文引用皆出于《旧约·传道书》第三章和第四章。


同时提及的句子还有:


若是跌倒,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没有别人扶起他来,这人就有祸了!(旧约传道书4:10)


再者,二人同睡,就都暖和;一人独睡,怎能暖和呢?(旧约传道书4:11)


我知道世人,莫强如终身喜乐行善,(旧约传道书3:12)


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旧约箴言16:18)


罗马大火:发生于公元64年,一种阴谋论解释为尼禄想要扩建宫殿,因此纵火,他在罗马焚烧时吟诵着特洛伊城的毁灭之歌。而人们怀疑他的理由是传说他想建造一个以他名字来命名的新首都。


直白设定见此→一个关于时间(?)的脑洞


 @juvenbace   还债!HE版让我再想想……(。


另外给你讲个笑话,看开头第一句,“马总27岁”里包涵lofter敏感词……

评论
热度 ( 320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