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斯德哥尔摩(上)

后续后续(敲碗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阿曼w 的点梗,黑化马总,还没想好让他黑到什么地步orz


#ooc都是我的锅


#立flag 三发完










那是一个酒吧,和普通的酒吧没什么区别,如果真要说他有什么特殊的话,那就是角落里坐了一个吸引了酒吧里绝大多数女性的巴西裔的南美青年,即使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长相甜美的亚裔姑娘。



也正是因为如此,Mark 很快就在酒吧里搜索到了Eduardo 的身影。似乎是因为没有想到Mark会来找他,所以当他转过头发现刚刚走过来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两只手插在卫衣兜里的小卷毛的时候,虽然眼底还留着些星星点点愉悦的亮光,眉毛却已经挑起了一个惊讶的弧度。



“Wardo.”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Eduardo面色僵了一瞬,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然后很快收敛了脸上的情绪,他先是凑到姑娘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姑娘了然的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目送着姑娘离开后,Eduardo才转过身来对着Mark露出了一个公式化的疏离的笑容,“Mr Zuckerberg,你是特地来找我的?我不记得我告诉过你……”,话还没说完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你应该知道入侵别人的手机是犯法的。”



“Mark,你该叫我Mark。”Mark随意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Eduardo的问题,然后直接忽略了Eduardo控诉只是强硬的要求他换一个称呼。



Eduardo闻言沉默不语,见状Mark似乎也不准备开口, 只是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青年。



他们太久没有见面了。



那场诉讼已经过去一年了,可是这整整一年的时间包括股东大会他都没有见到过Eduardo,就像是……他故意避开了他。



他原以为Eduardo只是太生气了——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他签下了和解协议给了他六亿美金也给了他时间让他去平复心情。他在等,等Eduardo消气回到他身边的那一天。



但是这个时间太久了,久到他已经不太记得清Eduardo微笑时唇角的弧度了,久到他只记得质证会上他微红的眼眶和鼻尖、略微颤抖的声线与铁灰色的背影,久到他已经失去了耐性。



他放任自己的目光流连在他饱满的额头和挺直的鼻梁,又滑向他丰厚的嘴唇和敞开的领口,那里露出了一小片光洁细腻的皮肤与精致的锁骨,最后他把视线停留在那双漂亮的班比眼里,那双眼睛又大又圆,完整的映出了他的样子。



只有我。Mark有些愉悦的勾起了唇角。



时间仿佛在他们之间静止了,只有沉默在蔓延,在Mark的注视下Eduardo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然后将啤酒瓶放回面前的茶几上,调整了一下坐姿,翘起腿,两只手交叉放在腹前。



“Mr Zuckerberg,我……”



“我说了,叫我Mark。”Mark直直的看向Eduardo,毫不退让,仿佛如果Eduardo不改口,他就会一只这样强调下去。



Mark认定了Eduardo只能叫他Mark,而Mark已经认定的事实没有人能改变,Dustin不行,Chris不行,曾经的Eduardo不行,如今的Eduardo也不行。



最后像他们之前无数次的争执那样,第一个妥协的总是Eduardo,“好吧,Mark,你找我干什么?”



他不相信Mark会放开他视如生命的Facebook驱车好几个小时特地跑到这样一个小酒吧里来只是为了见他一面,Mark从不做这样毫无意义的事情,他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怀着某种目的,然而他很快就意识到,无论Mark想要什么都已经与他无关了。



“我想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什么?”Eduardo愣了一下,“回去? 回哪里,我的父亲都已经不愿再多看我一眼了。”



或许是因为喝了些酒,说出些话的时候Eduardo身上少了平日的克制内敛,他嗤笑着看着Mark, 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悲伤与疲惫。



Mark皱了皱眉,“我不是说你的父亲。” 他有些神经质的搓了搓手指,“我是说,回到我的身边。”



Eduardo沉默了,他注视着Mark像是在判断Mark话里的真假,Mark用他坦然的眼神回敬他。最后Eduardo用他那温和包容又饱含悲伤的目光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Mark,我不会回去了。”



Mark的瞳孔快速的收缩了一下,“Why?”



Eduardo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南美青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又软又糯,与当初他们在哈佛时的样子别无二致。



“We are done,Mark.”



“Why?You are my best friend!”Mark少有的流露出了一丝激动,他猛的站起来,两只手撑在桌子旁边,身子前倾凑到Eduardo面前,钴蓝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Eduardo微微仰起头,“Not any more.”





*Call him Mr Saverin.
Why? They are best friends.
Not any more.*






Mark脸上本就不多的血色瞬时褪尽面色苍白,长久以来自欺欺人营造出来的假象终于被撕破,露出了残酷的事实——从他决定利用Eduardo的信任打造一场伏击的时候开始,他就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



“No.”Mark的双手死死的扣住了桌子的边缘,从喉咙中挤出一个音节。



Eduardo只是静静地看着Mark,用Mark最喜欢的那双像蜜一样甜的焦糖色的眼睛看着他,他的话很轻却又很坚定,像是对Mark说也像是在对自己强调,:“Yeah,We are done.”




Eduardo站起身准备身离开的时候,Mark抓住了他的手腕,“I'm sorry,for everything.Just……just don't leave me.” Mark说这句话的语调毫无起伏与平时毫无二致,可是箍住他手腕的力道却泄露出了他内心的情绪。



Eduardo他转过头看向Mark,Mark微微低着头,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柔软的乱成一团的发顶和一小节脖颈。他沉默了一会,说,“It' too late.”



然后他伸出手搭在Mark的手上,他原以为他需要花费很多力气,却发现只是轻轻一推,Mark的手就从他手腕上滑了下来,只在上面留下了一圈微红的印记,像是手环也像是镣铐。



Eduardo走后很长一段时间Mark都维持着之前姿势没有动,眼睛盯着虚空的一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他的眼神一点一点锐利起来。他环顾了一圈酒吧,用一千美元买下了其中一位顾客的电脑。



他抱着电脑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一只手拿过桌上Eduardo留下来的半瓶酒,他先是细细的看了看瓶身上的字,然后把酒瓶拿在手里摩挲,另一只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



他将酒瓶送到唇边,慢条斯理的一圈又一圈的舔舐着瓶口,然后抬起手一点一点的将酒液送进口里。



“啪——”他猛的按下回车键,将右手随意的放在桌子旁,他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脑屏幕上,电脑视频中身材修长的巴西青年走刚刚打开家门。



他仰起头将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视线却不曾挪动分毫,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个少有的笑容,如果Eduardo在的话他会轻易的认出这个笑容背后的涵义——志在必得。





Don't leave me.Or I don't know what I will do .

不要离开我,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



Now,I gotta you.

现在,我抓到你了。










Tbc


*出自电影两个律师的对话,全凭记忆写出来的,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 ( 150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