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象棋的故事【隐藏结局】(ME,监禁)

敏之:

隐藏结局
 
 
 
 
Mark的态度可以说很从容,很正常——无论如何不该属于一个犯罪者的正常。 
 
 
他仿佛不怕被扼死般提出要求,Mark要见一见Eduardo,真可笑,这是罪犯重回犯罪现场么? 
 
 
Alex没有应答,他只是冷漠的摆摆手,示意保全把这位不知死活的先生请出去。 
 
 
Mark没有因此退缩,他甚至皱了皱眉,对Alex说:“你告诉Wardo了吗?Wardo会同意的。” 
 
 
他这种口气,终于激怒了Alex,Alex附身逼近他,声调不高,口气却如锋刃:“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家人,我会亲自杀了你——Dudu那几手花拳绣腿,都是我教的。” 
 
 
他隽俊的眉角一直扫到鬓边,虽然修过,可是本真的狠厉还在。 
 
 
Mark不为所动,他只是又说了一遍:“告诉Wardo,Wardo会见我。” 
 
 
Alex好像再也忍受不了了,他的手摸向了腰间。 
 
 
“Alex,怎么了?” 
 
 
Eduardo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直直和Mark打了个照面。 
 
 
“Wardo,我在等你。” 
 
 
Mark走向他,Alex抬手就是一发枪弹,落在Mark脚尖一寸之前。 
 
 
“别动!” 
 
 
同时的低喝。 
 
 
Eduardo拿指节抵了抵额角,他面无表情的对Alex说:“搜身过了吗?” 
 
 
Mark抢答:“我穿过四道安检了。” 
 
 
他的情态如此自然,像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记忆,Eduardo幽远的眼神散开,他说:“来。” 
 
 
Alex没有阻拦他的兄弟,只是默默叹了一气,他感觉到好像在直面一出吊诡荒诞的戏剧……不过这个世界本来已经足够荒诞了,我们都是神经病人的一员,因为精神病院太少,只能栖息在更广阔的世界里。 
 
 
 
Mark和Eduardo无言的穿过长长的廊道,他们停在尽头,瑰丽的拼花玻璃从顶端洒下灿烂阳光,Eduardo沐浴在其中,他的苍白和憔悴已经消失了,只有静默流动的宁静,他几乎像圣子般美丽。 
 
 
他们无言的相对片刻,看进了对方的眼底,羞耻和忧郁的氛围远离了他们,孤立的、苦涩的、神圣的陶醉无法吐露而又不可言说,大概再也没有哪位监禁者和他的囚徒能够拥有这样的情感力量,好像他足以让遥远的过去在这一瞬间复生。忽而,Mark慢慢向窗边靠去,站在镂镶的玻璃窗前,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深蓝色的首饰盒,翻开,一枚钻戒熠熠生辉。 
 
 
Mark捏着戒指,聚精会神的在窗户上刻着什么,他刻的很慢,一笔一划,阳光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符号和数字更加清晰。 
 
 
这是当年Eduardo写给他的那条公式。 
 
 
夏末浓稠的空气,微微舒缓开,晕染着一种轻盈的柔和,透过它的这种声音,都隐隐作痛,像玫瑰细弱的尖刺扎进皮肉,Mark轻轻地开口,他说: 
 
 
“I need you.” 
 
【END】 
 
 
 
 
 
 这是最后一张棋谱

评论
热度 ( 179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