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ME]必修课程(“四重人格”后续?

Artemis的伊莱夫夏:

“M” for “Mikey” and “Mark ”


来了后续😂


您的小狼狗Mikey已到,请签字画押……呸,请签收 @美国院长 


【友要求:尽量多吃点豆腐(绝望






5.客厅 晚上 内


Eduardo捂着Mike的嘴,努力摆脱肩上的重力让自己站直。


Mike用仅露出的一双眼眨也不眨盯着他。


Eduardo突然甩头瞪了Mike一眼,迅速站定,像被蛰了一下拿开手:Jesus Christ,Mike!你——


Mike疑惑表情。


Eduardo看了看自己的手又转头看向Mike无害的脸:你刚才是在舔我的掌心吗?


Mike更脸红,他磕磕绊绊地说:我只是,只是下意识,就……


Eduardo高高地挑起一边的眉:怎么样的下意识会让你做这种事?


(他的表情仿佛已经在脑内快速过了各种绝对不是全年龄向的影视作品桥段。)


Mike害羞地低下头,努力解释,但依然声音不是很清晰:我觉得,是一种课程,应该。


Eduardo挑起了另一边眉,表情严肃了一些,他皱着眉看着男孩,语调有意识地变得轻柔:什么课程,Mikey?


Eduardo的声音循循诱导着Mike直视他,Mike看上去有些迷茫,他在回想,眼睛开始找不到焦点。


Eduardo伸手捧住了Mike的脸,关心地凑近,声音更加温柔但坚定:Mikey?


Mike猛的将视线聚焦在Eduardo的脸上,他的眼神变得危险,嘴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微微上扬一点弧度:必修课程。


他抓住Eduardo的双手,精确地向前倾倒,压制着Eduardo的身体跌进沙发,在即将接触到沙发时,反应极快地伸出一只手护在Eduardo的后脑。


Eduardo没察觉到这个举动,两人的体重压得沙发发出一声让人浮想联翩的响声(音效师靠你了。)


Eduardo惊得想推开身上的人,纹丝不动:Lex?Daniel?怎么突然——


男孩仿佛又没了刚才的冷酷气质,他小心地将身体偎得更近:小鹿,我是Mike.


Eduardo跟不上节奏,表情空白地看着他。


Mike没费什么力气地一只手牵制住了Eduardo所有想要实行的动作,压在胸前,护着后脑的手拿出,手指从额头画过睫毛,鼻尖,嘴唇。


Mike:你的五官比例非常好看,像油画里的人。


他的语气是纯粹的赞赏,像一个孩子小声夸奖着手里的玩偶。


他稍微分出一点注意力,想着,说:我记得课程里有,嗯,这样。


Mike微微撑起身体,向上移动了一下,细碎的吻密密麻麻地分布在Eduardo的脸上。


Eduardo有些痒,动了一下,没效果。


他感受了一会儿,看着天花板上发着柔光的灯,奇怪地说了一句:感觉像是小鸟在啄我的脸。


Mike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Eduardo:我脸上有面包屑吗?


Mike小小地笑出声,Eduardo不自在地避开一点。Mike依恋地用唇蹭着Eduardo的嘴边的皮肤,轻声说: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有没有做对。


Eduardo想说什么,Mike打断他:我猜我只能靠自己了。


Eduardo愣愣地看着他。


Mike的眼神又变了,脸埋进Eduardo 的脖颈,用鼻尖摩擦,然后亲吻,舔舐,像是品尝濒死天鹅的颈子。


Eduardo专注于看天花板,突然叫出声:Ouch!


Mike空闲的手解着他衬衫的扣子。


Eduardo恼怒:Mike,我不知道你那是什么课程,但你肯定没及格!不准咬我!还有,放过我的衣领!


Mike埋在他颈窝里,嘴不得空,咬着身下的猎物嘟囔着什么,像猫科动物不满又或满足的咕哝声。


Mike还是听话放过他的衣领,转移了目标,扯出Eduardo压在西装裤里的衣角,往里探去,头也开始往他胸前移动。


Eduardo皱眉,然后一个没忍住,笑出声。


“Cut.”


“抱歉,抱歉。”Eduardo在Mike身下笑着,向工作人员道歉,Mike放开他撑起身子看着他微笑。


导演摆摆手,合上剧本,示意打光师关掉这边的柔光灯:“没事,今天就到这儿。Eddi,你怕痒?”


Eduardo不好意思地笑:“有点儿,不过我能克服,今天抱歉了。”


导演点点头,走到监视器那儿看效果,对一旁的摄影师说:“扯衣服那儿我看得切特写,他动作的时候往里跟一下。”


摄影师点头:“我换个镜头。那个跟要稳吗,用斯坦尼康?”


导演看了一会儿:“手持就行。这儿,这儿重放一遍。”


Mark揣着兜走进场,用膝盖撞了Mike一下:“喂,从Wardo身上起来。”


两人从沙发上站起,坐在休息椅上的Daniel走过来递给Eduardo一瓶水:“幸亏Luthor 今天公司有事儿,他要来了,估计会逼编剧改剧情。”


旁边翻剧本的女人闲闲地说:“他上次没事就给自己加戏,要不是看效果不错,导演说删就删,投资方,我们又不只他一个。”


说着瞥了Mark一眼。


Mark没管这边,盯着Eduardo:“要不要回去洗个澡,Wardo.”


Mike闻言抬头:


Eduardo摇头:“不,不用,Mark.”转头找Mike:“Mikey,我们去你房间看拍戏前你告诉我的电影吧,超凡蜘蛛侠?”


Daniel伸手揽住Eduardo的腰,扬手动作:“说好的我们的魔术之夜呢,Bambi.”


“别那么叫我,Danny.”


“我不,Bambi.”


Mark面无表情地走向导演:“W,那个伸进衣服的戏可以只拍动作,他不用真摸,反正也看不到。”


监视器前的女人听后直起身体,挑眉,表情是:你在说什么鬼东西Mark.


“去吃饭Mark.我不管你是吃午饭还是晚饭,别在这儿晃悠,跟着你的Wardo,走。”


编剧拿剧本拍了一下Mark的肩:“小宝贝去别人那儿咯。”


Mark表情轻松:“反正Wardo晚上会回房。”


他直着背转身就走。


编剧:


导演在片场另一头直接用上了导筒:“Mark,明天Eddi有重头戏,你给我回你自己的房间睡!别闹他!听到没有!”


End(?)


TBC(?)




哦,姿势如下:




评论
热度 ( 62 )
  1. 雅歌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转载了此文字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