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总那个ME商战的脑洞

温柔地将你雷碎:

商战相关。
虽然我是个连高中都没念完一个月就离开学校的文盲。
开始是官司后期,已经决定与马克和解的花朵去酒吧放松。
遇到一位喝得半醉非常失落的青年。暗金卷发,浅蓝眼睛,瘦削,裹在一套精致合身的高档西装里却弓着背全身三百根骨头都在喊着不自在。
拼桌,花朵落座,青年看看他嘀咕:又一个该死的华尔街人。
花朵被怼的莫名其妙,加之心情也不是太好,就挑着眉毛回了声EXM?
青年趴在桌边上埋着头没说话,花朵点的酒到了,酒精度很高的威士忌。青年喊住酒保,说也来杯一样的。然后一口下去被呛哭了。
青年放下酒杯趴着流眼泪,哭。
花朵头疼的问他还好吗?青年哭说不好,我很不好。
然后花朵听到一个很老套的合伙人反目的故事。
IT项目,两个青年网上一见如故,一个拉投资一个做技术,小小的点子飞快的长成了漂亮的果子。摘果子的人出现了,果园转了手,青年的合伙人得到了钱,青年被砍掉了苹果树然后被资本踢出了果园大门。
一个刚被解雇的CEO。
花朵哭笑不得。青年扯着花朵袖子抱怨他就是想钱钱钱钱钱钱钱他都不懂我想要什么他简直是混蛋他谋杀了我的孩子。
青年打了个酒嗝,改口,我们的孩子,我和他的孩子!那些董事那些华尔街的混蛋混蛋会在乎孩子需要什么吗?他们只是想要钱钱钱钱钱钱钱不管不顾的把利益最大化去套现,把网站弄得乱七八糟后就像个渣男一样甩手去找下一个,他们总是能找着下一个,见鬼的该死的上帝的脚趾甲他们总能找到下一个,但是我就这一个。
BLABLABLA。。。
花朵很难不去想他和马克的事情。
代入想了下,笑得有点苦。
然后花朵决定要走了,青年拽着他不让走:其实我还有个好点子。更棒,更赞,牛爆了,屌炸。我决定你就是下一个幸运儿来跟我一起去操这个世界。
卷毛发酒疯中。
花朵很想打人。
没打。花朵把人拽出去了。
卷毛青年出门见风就吐了。
吐了自己一身,还溅了花朵半裤子。
花朵现在是真的想打人。
但还是叫车要带对方去宾馆。
没车愿意拉他们。因为太臭了。


在出租车上,卷发青年就开始折腾。不是趴在花朵腿上哭,就是掰着花央脖子问他怎么能这么短视就看不出前景。那句你谋杀 了我们的孩子重复了五遍。开出租车的黑人大叔几次从事视镜里回头欲言又止……
到了花朵落脚的酒店门口,花朵自觉的掏出百元钞结账,说抱歉弄脏了你的车,多的请当清洁费用。
大叔看看他们,说失去孩子是个很大的打击,你要多陪伴你的伴侣。
花朵心里弹幕WTF。卷发青年软软的揽着他肩膀靠在他身上。花朵很想把他塞回车里扔掉。
然后好巧不巧,这一幕被狗仔拍下来了。
  狗仔开了对面同楼层的房间准备拍猛料。


酒店房间自然又是一团乱像。换衣,清洁,换睡衣,睡觉休息。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还乱。
天亮后醒来的卷毛青年穿着睡衣一脸惊恐的扑窗边去拉开窗帘。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花朵看他去拉窗帘就知道要坏,急忙阻止。
晚了。
闪光灯亮起。
画面定格。
明显 是酒店的房间,衣着不整的两人。
搞大新闻了。


卷毛理清了来龙去脉 后为自己为花朵 制造的麻烦感到非常抱歉。。
同时他也提议让花朵考虑要不要投资他的新创业。类似于一个经营类的线上游戏。同时支持PC端与手机APP,并能与社交帐号手机号或邮箱绑定。
花朵拒绝。
卷毛低落,可怜巴巴。
花朵表示自己自己是FB的股东,出于保护原则 不能对他的项目投资。
卷毛睁大眼睛:我觉得这对于你来说不是个问题。有一百个方法可以绕过这玩艺。
花朵:谢谢。但是。。。
卷毛:如果拉不到投资我就要从金 门大桥上往下跳了。
花朵 :……你的网站没留给你什么吗?
卷毛:用光了。
花朵 :?
卷毛念叨了一下开销,花朵吓傻,这他么帐上财务简直一团乱好么。
卷毛表示他暂时还没找到这方面的帮手。以前都是那个对方出马搞定,他只负责技术方面。说是CEO不如是CTO。


花朵决定投资。
他先与人创立公司A,以A为B投资,然后以B 为卷毛公司投资。


花朵开始接触卷毛的开发团队,一群宅人极客。
花朵这次开始紧跟团队进程工作,但仍然 避免不了的还要别让这些程序员让红牛毒死。
游戏发行,反响良好。


然后有一天,卷毛青年对花朵说,FB想收购他们。
  花朵问他,你的意思呢?
  卷毛耸肩,你是CFO,你说了算。
  花朵 抓 狂,你是CEO,应该是你说了错。
  卷毛抓 抓 头发,无辜的偏偏脑袋 ,那我听你的。
  花朵拿起档案夹糊到他脸上,当着整胩办公室的人喊你是CEO,你不能全听我这个CFO的。而我只是个CFO,我不能负责决定这个。
  卷毛被档案 夹抵着脸,困难志说那让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全公司的人,当然 也不多,参与讨论的结果 是不卖,但可以合作。
  花朵说有我在FB恐怕不会同意合作。
  卷毛说那我们谈谈呗。
  
  然后启动了与FB的谈判。花朵基本上全程出席。
  过了段时间,FB高层发现收购案迟迟无法谈下来,追责。
  负责人表示不是我们不努力,实在是敌方太强大。马克需要这方面的技术与平台,于是他表示让对方出价,钱不是问题。
  负责人表示对方提出合作,拒绝收购。
  马克说可以考虑。然后发现了公司的投资人是花朵。
  马克出现在了下一次的谈判桌上。却埋头打电脑,并没有参与 谈判的意思 。
  FB的负责人虚张声势,表示不需要你们,我们也可以自己开发。你们知道FB的研发部门的实力。
   花朵用数据直观的告诉他,是的你们可以,但可惜你们没那个时间。 也许你们速度可以更快,毕竟FB里有很多天才。但我相信你们不想再接到另一份关于抄袭的律师函。
  卷毛青年卷毛全程抠指甲 玩笔 涂鸦 只在花朵询问的看向他时表示同意。全程言听计从。最后仰在椅子上打瞌睡,花朵无奈的在他面前打响指叫醒他。
  卷毛揉眼,结束了?可以走了吗?
  花朵笑说你才是BOSS,你说了算。
  卷毛:听你的。 卷毛指指自己脑袋.这里边有无数天才的点子!嗒嘀嗒嘀嗒,怎么样我养得起你。 花朵大笑着胡撸卷毛,说是我在养你,包括投喂你那一群手下。
  没想好马克反应。
  接下来花朵利用媒体报道泄露出卷毛游戏有意与谷歌或是推特或是随便哪个平台合作的意向。因为 这个游戏的确很火,在平板终端的兼容性走在所有游戏的前列,在智能手机这方面。虽然 有硬件的限制,但是比FB要成功。所以花朵坚持要合作而不是收购。
卷毛新开发了新的功级,游戏的前景甚至可以引入VR技术(这个太夸张了不太好)然后拉着花朵以“好友”的名头参加了发布会之类的。被八卦问是在交往吗?
  然后,就没什么别的了。也许最后合作了。也许卷毛把游戏卖了又拉着花朵弄了更新的点子。也许ME复合。
  某人你倒是写啊!!!
  

评论
热度 ( 38 )
  1. 雅歌温柔地将你雷碎 转载了此文字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