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队狼】Never Change 从未改变(上)灵魂伴侣 清水

队狼队饥渴中:

简介:即使Logan如同一头孤独又疯狂的狼獾在深山密林里横冲直撞,“Scott”却像是他的月亮,明亮、美丽而有力地印刻在他的手腕上。它总在那儿,他总在那儿,近在咫尺并且遥不可及。


设定:灵魂伴侣AU。设定是灵魂伴侣的名字写在手腕上,并且只有名字没有姓氏。两个人的字迹和颜色都完全一样名字也相符就可以确认是灵魂伴侣。灵魂伴侣是当下和你的灵魂最契合的人,也就是相性最合,可以是爱情也可以是亲情友情。而且随着自己灵魂的改变,灵魂伴侣也会变。


============================


“你总是体弱多病。”


Logan蜷缩在床上,用小小的手捂住嘴巴,避免一口把自己的肺咳出来。听到Victor的声音,他将视线转向那男孩。“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Victor阴沉沉地盯着他,有时候他凶狠的眼神会让Logan脊背发冷。


“而且你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名字。”


这下Logan完全地被挑衅了,他从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嘶声,弓起背,手指发着抖握成了拳。他看着Victor伸手缓缓抚摩着他自己的手腕,知道那上面有一个刺青般的印记,组成一个普通又特殊的单词。


每个人的手腕上总有一个名字。那是上帝怜惜人类,为了使他们免于苦苦寻觅的折磨,便在人们脉搏跳动之处,写下他们灵魂伴侣的名字。祂是那样的体贴又甜蜜,按照祂所以为最合适的,为他们一个一个地配好了对。


既然人们都说上帝全知全能,都说神对人类的爱是包容宽恕的,是一视同仁的,那么,不该有谁被落下,是不是?


也许不是。不然为什么Logan的手腕是空白的呢?他想要有人能解答这问题。父亲温柔沉痛的爱抚不能,母亲躲闪愧疚的眼神不能,旁人同情怜悯的叹息不能,而Victor时不时的冷嘲热讽绝对让这一切都变得更加糟糕。


Logan感到冰冷的火焰在嗓子眼里燃烧着,那是嫉妒的味道。Logan的父亲是庄园主,而Victor只是仆人的儿子。但他却有一个名字,有一份将会深爱他,与他灵魂相交的承诺。他凭什么?Logan的拳头越攥越紧,骨骼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吱声,他恍然觉得手背一阵阵发痒。


父亲突然进入房间阻止了一触即发的局势。Logan用力吸了口气,试图平复内心的汹涌。至少他有一个温柔可亲的父亲,而Victor的父亲是个大吼大叫的酒鬼。


父亲下楼了,Victor很快也跟了下去,楼下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Logan的心脏飞快跳动着,他听见一声惊雷般的枪响……


那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太快了,无论什么时候回想起来都是一片混乱。他只记得母亲恐惧的双眼,爪间生命的流逝,他只记得自己一头撞进树林里疯狂地奔跑,停下来时发现他只剩下Victor还跟在身后。


而Victor是他的哥哥。


============================


无论如何,Logan不能理解,他和Victor是亲兄弟,他们现在一样了,可是他的手腕依然是一片空白,Victor的手腕却从未如此。


Victor遇到他的第一个灵魂伴侣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那女人的名字从Victor出生起就写在他手上,为了她,他们短暂地分开了一段时间。相对于Logan来说不算太长,也就过了那么几年吧,Victor回来找到他。Logan知道那女人死了,他看见Victor手腕上有了另一个名字。他也知道Victor开始痛恨这个,他们不老不死,Victor将会拥有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也意味着他会失去一个又一个。这让他想大笑又想大吼。


“我们是兄弟,Jimmy。”Victor握紧了Logan的肩膀,尖利的指甲刺进Logan的肌肉里,伤口很快就蠕动着愈合,“兄弟彼此扶持,形影不离。我们要除掉一切阻碍我们的人,你明白吗?”


兄弟?Logan想,是啊,他们那样相像,相似的能力,同样漫长混乱的生命,沾满血污的双手。他们仿佛不知道如何生存,只除了在这充斥着血腥杀戮的战场。所以呢?谁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要像幼年时那样,停不住地思索着上帝的不公?


后来,Logan很多次看到Victor用他变异的指甲插入自己灵魂伴侣的心口,将那些人推入死亡的深渊。当他收回手,Logan能看到原先的名字扭曲挣动如同火上的飞蛾,肌肉的抽搐泄露了剧烈的痛楚。那些痕迹很快褪去,一个新的名字马上便显现了。而此时躺在地上的那个可怜人,脸上犹残留着遇到灵魂伴侣的喜悦和激动。


无论经历过多少次,这场景永远让Logan恶心欲呕。他总会感觉胃袋底部翻涌着愤懑的怒火,难道这不讽刺吗?Logan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能亲手杀害自己的灵魂伴侣,但他有什么话可说呢?他未曾拥有过一个灵魂伴侣,从未得知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Jimmy,为什么那里不是你的名字呢?”每次Victor随手甩去指尖余温尚存的血液时,总会这么说。


“你们兄弟俩居然不是灵魂伴侣,啧,想不到比你俩更相配的组合了。”特殊小组的组员有时候带着嘲弄说道,Logan几次亮出爪子见血之后,他们总算学会了闭嘴。


有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时候了,他宁愿自己的手腕是空的。即使那个该死的上帝已经大错特错地把他遗漏在名单之外,他还是不可能错到在他和Victor的手腕上写上彼此的名字。Logan清楚地知道,他们并非一路人,打从灵魂深处就截然不同。也许他们已经共同走过百多年,但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分道扬镳。


也许那一天不远了。


============================


就如同千千万万的普通孩子那样,Scott从出生起,手腕上就有一个名字,属于他灵魂伴侣的名字。


他从母亲腹中带出来的那些蜿蜒的线条曾给他带来许多困惑和向往。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问过自己的哥哥Alex:“哥哥,这些是什么?”


“你灵魂伴侣的名字,小弟。”Alex回答,“它能指引你找到和你最玩得来的好朋友——目前应该是这样的。”


Scott用惊奇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手腕,又抬头看了看他哥哥:“这是你的名字吗,哥哥?因为你就是我最好的玩伴啊。”


Alex大笑起来,抱住他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真甜啊Scotty。不过很遗憾,不是我,确实会有一些人拥有亲情的灵魂伴侣,可惜我已经有一个好朋友了,你很快也会遇到你的,我确信。”


 “他是谁?”


Alex捧起他的手腕读出那个名字:“James。”


Scott得到了哥哥的保证,说他一定会遇见他的James,拥有一个灵魂之交的挚友。“这看起来会是个很好的朋友。”他也慢慢地知道了人们一生很可能会有不止一个名字,灵魂伴侣只是当下与你最为契合的那个人。这世界充满了变化,因而才美丽,因而才痛苦。人生在变,人的灵魂也在改变。


已经过了十几年了,Scott始终没有遇见他的James。身边很多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遇见了他们的第一个灵魂伴侣,不仅是他们童年的玩伴,通常也会在他们的一生中都扮演重要的角色,甚至可能终身不会改变。当然也有不少孩子错过了他们的第一个名字,在相遇之前,只留下无尽的遗憾和猜测。


Scott不知道他会是哪一种,但他仍在等。


============================


许多时候人的一生往往由一个微小的瞬间彻底改变,在那人甚至毫无所觉的时候。但即使这一切都是悄然间发生,也总会留下端倪。当某一刻,你福至心灵地低头察看手腕,发现那个名字不知不觉地褪去,一个新的名字已经填补了空白,你会知道自己失去了谁又得到了谁。有时是两人无缘相遇便永远错过,有时是因为一个更契合,更完美的人出现了。


有好几次,Scott都以为“James”会消失。对于一个这样年岁的孩子来说,他经历了太多的变故。他失去了深爱他的父母,失去了完整的家庭,他觉醒了能力,却也为此失去了整个世界的缤纷,甚至连Alex也离开他参军了。他变了这么多,失去了这么多,然而每当他挽起袖口,都能看到他未曾谋面的灵魂伴侣的名字,始终如一地印刻在他的手腕上。


哪怕红石英镜片把它滤成泛黑的深红色,Scott仍然清楚地记得“James”厚重温暖的金棕色。多少次他描摹着那坚定有力的字迹,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安定和愉悦。他决然不希望这个普通却可爱的名字消失、被替换,就算要他继续等待下去也没关系,不知怎的,为了他的James,连等待也变得如此美好。如果他能真正陪在Scott身边固然是最好,可是只要他能保证他永远在那儿,并且也同样全心全意地期待着他们某一天的相遇,那也够让Scott感到快乐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考验,Scott几乎已经确信他会遇见他的James,他无法想象在他们相遇前还有什么能改变这个。


============================


Logan早已经放弃了有关灵魂伴侣的想法,太久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期待过。再说了,Victor可以证明这很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无数个夜晚他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天边明月,头枕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腕,学会完全将与之相关的念头排除在脑袋以外。


然而某一天,毫无预兆的,“Scott”就出现了。


他的,金棕色的“Scott”,Logan超凡的嗅觉仿佛能在字母间闻到木质的芬芳,那一笔一画有力而深刻,坚定又平稳。Logan仅仅是凝视这个标记,喃喃呼唤出这个名字,都能感觉到心口沉甸甸的踏实。


他本该愤怒吧,是吗?有鉴于他的灵魂伴侣无缘无故地迟到了这么久?还有,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谁终于发现有这么一个人落在名单之外,突然又把他塞了回来?而这个名字又能在他的手腕上呆多久呢?


他止不住地想到这些问题,但却又很难对他的Scott产生任何愤怒、责怪或怨恨的情绪。好吧,这家伙有个他这样的灵魂伴侣已经够倒霉的了。也许这事就不该发生的,也许他还是被排除在外会更好。


这整件事搅得Logan心烦意乱。更糟糕的是,Victor很快就发现了,毕竟Logan也从来没对自己的手腕遮掩过。


“你不会想去找他吧,Jimmy?”当他眼见Logan对着“Scott”发呆时Victor说道,“你要走吗?”


“我上哪找去呢?”Logan回答。


Victor满意地笑了,但Logan意识到,一旦有个Scott出现,Victor会杀了他的。他难道能让Victor杀了他的灵魂伴侣吗?不,绝不可能。他还没有想好该拿Scott怎么办,但他至少不能让他死在他哥哥手里。


============================


那场险些发生的屠杀是一个导火索,Logan明白,就是这一天了。当他转身离开,握紧拳头,手腕上的名字传来温暖的幻觉。


“Jimmy!Jimmy!”Victor在身后一声声地喊着他,Logan充耳不闻。


“如果你是为了那个名字!”最终他嘶吼道,“你知道他注定会离开你的!”


如果上帝花了一百多年筹备一份礼物,那不该叫人失望,对吗?Logan告诉自己,他宁愿守候一个注定离去却正确的人,也不会在一条永无止境的错误道路上走一辈子。


有那么十多个年头,Logan心无旁骛,只是毫无头绪却坚持不懈地寻找着。


他本来决定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却在加拿大的山林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为什么——不,他知道,他知道这是为了Kayla。他只是说不清,他活了一百多年了,本该比这更有耐心才对。可是每当这个温柔美丽的女教师伸手抚摸他的脸颊,与他十指相扣,他能感受到一种温暖有力的安定感。那感觉如此熟悉,像是某种一直陪伴着他的东西,又像是某种他一直在追寻的。


他为此头晕目眩,神魂颠倒,就连“Scott”也被抛之脑后。而Kayla,她很特别,从来不讨论这些事。


“Emma……”某一夜,在Kayla给他讲了一个有关狼獾和月亮的故事后,Logan喜爱地亲吻她的指节,无意识间读出了她手腕的名字。


Kayla烫着似的抽回手,Logan一下清醒了许多。他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他从未仔细注意过,也不曾问起。那是一个银白色的名字,字迹俏皮又活泼。


这时Kayla重新环上他的脖子,手掌温热贴在他后颈。“那是我妹妹的名字。”她解释着。Logan的确知道有些灵魂伴侣是亲情和友情式的,尽管对他来说不同种类感情的界限有时显得很模糊,但他可以选择不去在意这些。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放过了这个话题。


奇怪的是,即便如此他手腕上的名字却没有改变,哪怕Logan越来越少地去注意自己的手腕,“Scott”仍然固执地印刻其上,从不曾有半分消褪的迹象。


============================


那个凶恶的男人出现时Scott还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等他醒来时已经被关进了监牢。他们给他戴上了特殊的眼罩,他什么也看不见,也不敢随意摘下眼罩。他知道和他关在一起的都是相同处境的年轻变种人,很可能会伤及无辜。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蜷缩在狭小的牢笼里,抚摩着他的“James”,不需要用视觉确定,那个位置他早已烂熟于心。又是一场巨大的变故,这又会怎样改变他的人生呢?他无法看,但他就是知道,“James”没有变,没有消失,没有被替代。它是Scott变幻的人生中唯一恒定的常量,一如既往地让他感受到熟悉的安全感,一如既往地带给他希望。既然他的James还在等着他,他一定能逃出这个人间地狱,因为他们注定要相遇。


Scott挨了好一段难熬的日子,好几次被迫躺上实验台但还是活着下来了,那之后他终于等到了铁锁刺啦的破裂声。沉重的脚步从他面前踏过,牢门应声而开。Scott满怀着劫后余生的欣喜,迫不及待地走出了那间牢笼。他跌跌撞撞地跟着其他人一起跑,又用自己的能力解决了一些敌人,最后跟随着脑海中那个声音的指引,找到了Xavier教授。


当他们爬上了直升飞机,Scott精疲力竭,倚靠在直升机的舱壁上,忽然感受到手腕处烧灼般的剧烈疼痛。他用另一只手攥紧了手腕,哀嚎着跪倒在地。一种刻骨的绝望击中了他,像是真真切切地从他心口剜下一块肉来,Scott意识到自己正在失去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他正在失去“James”,他终于发现,恐慌地扑腾着试图爬起来,却不敢放开紧握的手。这时他听见那个一路引导他的温和声音在脑中发出安抚的讯息。


“还有人在那里面吗?”他嘶哑地喊出声,往机舱门的方向猛扑过去,“还有人没上来——”


我的James,他在那下面吗?他怎么样了?我失去他了吗?我们甚至还未能相遇……还是说我们曾擦肩而过,却来不及交换姓名?


有人抱住他,将他从地上拉起来,Scott在那人怀里颤抖着挣扎,发出窒息般的哽咽声,眼泪将他的眼罩浸得透湿。


手腕的烧灼感消失了。Scott脱力地停下动作,靠着那位教授的肩膀失声痛哭。他不愿面对这失去,更不愿去想他的手腕上很快会有一个新的名字显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仿佛一直就是它存在于此。


不是这样的。


TBC

评论
热度 ( 124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