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莱花/ME】骑士迟到已久(1)

小井峪:

高能预警:本文为ABO设定!!!含有强制变性!!!


私设注意:莱总有躁郁症,也就是双相障碍


我已经很明确地预警注意了,如果让你觉得不适,不用废话,请直接屏蔽


要是你怼我的话,我……我我我懒得理你。


是,对于冷嘲热讽及人身攻击一律不回应。


就是这么怂,就是这么选择性无视。


么么哒了咯(>▽<)。




Chapter 1


你喜欢的那个人对你而言是荧光色的,因为即使他藏匿于千百人当中,你也能够一眼认出他来。


Mark不记得自己是在哪里看过这句话,但是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这句话。


刚刚街上人那么多,可他一眼就认出了Eduardo,他公司也不想去了,一路跟在Edurado后面,跟着人家过了马路,又跟着人家上了天桥,最后跟着人家进了超级市场。


Eduardo在日常用品区挑选洗发水,而他偷偷躲在另一侧的婴儿用品区。


Mark觉得自己像个图谋不轨的跟踪狂,不,他就是。


到底过不过去?这个问题对于Mark而言并不比哈姆雷特的那个简单。


他整整三年没见Eduardo了,但是,他梦里全是他。


不过去说上几句话其实是亏了,Mark很清楚自己如果却步的话会后悔好久好久。


他在旁边一个导购员异样的目光中离开了婴儿用品区,心情紧张地走到了Eduardo面前。


“嗨,真巧啊,你是Eduardo吧?”


该死!Mark在心里骂!如果要说真巧的话就不要用疑问的语气说出后半句啊!这个逻辑根本不通的好吗!而且Eduardo一点都没变!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呢!


Eduardo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Mark,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Mark重复Eduardo的话,“我以为你在纽约,来门洛帕克怎么不来找我?”


该死乘二!明明这几年他也没有联系过对方!怎么就轻轻松松地讲出这种话来!人家说不定根本也不知道他在门洛帕克!


“Facebook发展得那么好,你一定很忙,我怎么好来打扰你,你……这几年还好吗?”Eduardo说完挠了挠自己头发,笑容变得有些好不意思,“听听我在说什么傻话,你一定很好吧。”


好是好,但没有你的每一天,都还不够好。


Mark当然没有那么回答,他只是说,“还凑合吧,你呢?”


“还凑合吧。”Eduardo也这样说,“Mark,能见到你我真的好高兴啊。”


“我也是。”Mark强作镇定,心里却噼里啪啦地放着烟花,“Wardo,我真高兴。”


他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这个称呼呢?见投资人他都没有这么紧张,Mark低下头,小幅度地晃了晃脑袋,他深吸了口气,在脑海中寻找适当的话题。


空气中好像一直都有股淡淡的香味,现在变得稍微明显了一些,是甜蜜的焦糖味,是信息素。


“好香啊。”Mark不经意地又嗅了一下,“Wardo,你闻没闻到,这附近有个焦糖味的Omega。”


Mark是个Alpha,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可没有什么冒犯性,就和夸别人眼睛颜色好看是一个性质。焦糖味的信息素,是真的很特别。


Eduardo也是个Alpha,正因如此Mark才不敢表明心迹。


男性Beta之间由于没有信息素的制约,所以没有束缚,彼此若是真心相爱,在一起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男性Alpha的情况就要严峻地多,社会的反对声音仅仅是一种压力,生理因素才是最大的问题,这对于同性别的Omega也是一样。


Alpha与Omega被上帝设置成相互渴求,而这种与生俱来的欲望根本无法控制。


Mark当然不可能是第一个爱上Alpha的Alpha,但这实在是太冒险了,他愿意自己承受生理的折磨,但他不愿意Eduardo承受。


“我接下来还有事。”Eduardo跳过了Mark的问题,他似乎有些不自在,断断续续地说,“我这次……是来出差的,所以……所以还有安排。”


“那明天晚上有空吗?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晚餐。”Mark掏出手机,“这部是我刚换的,里面没存几个号码,你现在的手机号是?”


Eduardo报了一串数字,但是他说自己明天晚上也不一定有空,这次工作日程安排得有些紧凑。


“到时候再说吧。”Eduardo慌慌张张地将手里的两瓶洗发水全都放进购物篮里,“抱歉,Mark,我真的得走了,你手里空空的,应该还得继续逛吧,那么,再见了。”


这真让Mark郁闷,他在婴儿用品区拿两包尿片都好啊,而Eduardo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这种郁闷变得无可复加。


Mark看到了Eduardo购物篮里的抑制剂。


Eduardo有自己的Omega了吗?由于工作日程排得紧,他还得亲自给对方买抑制剂?


不,不不不,Mark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一支抑制剂而已,并不能说明什么,Eduardo选购它的原因存在很多可能,不一定是自己想的那样,说不定只是随手帮认识的单身Omega带的。


悲哀的是,即使Eduardo只是帮别人带的又怎么样,他终有一天是会拥有自己的Omega,Mark也不能例外,他们终究要各自生活。


大脑做出了伤害最小的判断,Mark删除了刚刚存入的号码。


 


Eduardo希望自己离开的时候不那么狼狈。


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今天。


他怎么会不知道Facebook的总部在门洛帕克,但是他真没想过能再见Mark。


Mark还Mark,但他不知道他还是不是他。


Eduardo在门廊站了好久,直到Lex走过来才想起来将脱掉的外套挂到衣架上。


“Dudu,你在想什么呢?”Lex亲昵地吻了吻Eduardo的嘴唇,“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呢?”


“在想有没有漏买东西。”Eduardo撒了谎,他弯下腰,伸手到购物袋翻找,“你好像跟我说了几种糖果,但是我只买到了Jolly Rancher的水果味硬糖。”


“而且你买的还是198g的。”Lex不太高兴地在手里掂了掂,“Dudu,明明有1700g的那种。”


“你应该感谢我没有买127g的,Lex,你不可以吃那么多糖。”Eduardo将购物袋拎到茶几那里,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好,“就因为你喜欢吃糖,我还得特地去给你买防蛀牙的牙膏。”


Eduardo将新买的牙膏丢给Lex,“去,把这个拆掉包装放进牙刷杯里。”


Lex像是没听到,他用手接住牙膏后直接放到了手边的小圆桌上,一门心思拆糖果吃。


“Lex……”Eduardo把音拖得很长,“你再这样我要不高兴了。”


糖果在舌头的推动下在口腔中游走,令人愉悦的甜味就此散开。


Lex吃糖就会高兴,而他高兴的时候愿意做Eduardo的乖宝宝。他按照Eduardo的指令把防蛀牙膏放进了自己的牙刷杯,顺手还把Eduardo的牙刷一道转移了。


“我放好了。”Lex很得意地坐到Eduardo身边,将自己的左脸凑过去,“你得给我奖励。”


Eduardo快速地在Lex脸上亲了一下,但是并不打算出言表扬,这会让他变本加厉的,Eduardo这样想。


“你为什么要买抑制剂?”Lex举起茶几上的小药瓶贴在耳朵边摇了摇,“明明我就在这里。”


“你有好几个会议要开。”Eduardo头都不抬一下,“我不想你分心。”


“分心?我不会分心,嗯,因为我的心全在你那里。”Lex像是被自己感动到了,他捂着胸口,用演莎剧的腔调说,“Dudu呀,我的心都在你这里,你知不知道?”


“你吃过药了吗?”Eduardo再一次跳开话题,“你下午应该吃药,你记得吗?”


“嗯,吃过了。”Lex的手指无节奏地敲击着桌面,“一日两次,一次两粒,我记得。”


Eduardo并不相信,他知道Lex说谎什么样子。


“Bullshit!”Eduardo注意到了垃圾桶里不寻常的棕色药罐,这让他怒不可遏。


“Lex Luther!你把药丢到垃圾桶里了?”Eduardo从垃圾桶里捡起那瓶药,“你疯了吗?”


“我没疯。”Lex头往上仰,后脑勺抵在沙发的靠背边缘上,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就是因为没疯,所以我才不需要吃这个。”


“这个也应该丢进垃圾桶。”Lex拿起桌上的抑制剂朝垃圾桶投过去,没中,瓶子在地上咕噜滚了一圈,落在Eduardo脚边。


Eduardo捡起自己的药瓶,重重地放在茶几上。


“你现在就给我吃药,否则我现在去开另一间房。”


Lex嘟起嘴,不满地看着Eduardo。


Eduardo一手拿起圆桌上的电话听筒,一手放在按键上,只是放着,没有按下去。


“我没疯,也没病。”Lex应该是对Eduardo说的,但听上去却像自言自语,他甚至重复了好几遍,“我没疯,也没病,我没疯,也没病,我没疯,也没病……”


Eduardo按下了一个键。


Lex明显变得慌张,他辩解道,“Dudu,这个药有副作用的,会掉头发的!”


Eduardo按下了两个键。


Lex拧开棕色药罐的盖子,倒了四五粒在手里,丢到嘴里费力地咽下去。


Eduardo总算放下了听筒,他虽然没消气,但还是说,“你这样药片会黏在喉咙上,我去给你倒杯水。”


他到底是心软了,不仅给Lex倒了杯温水,还拿了一粒糖。


“Lex,你有重度躁郁症,你发病起来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这点难道还要我给你多讲吗?”Eduardo拉出Lex的手臂,翻到手掌那面,“你甚至想杀了自己!你现在是没疯!但是如果不吃药!你迟早会疯的!会做出更可怕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不会再陪着你的!”


“我只是想你原谅我。”Lex缩着脖子,委屈得像个被错怪的孩子,“Dudu,我知道错了。”


“但是你也说过你不后悔。”Eduardo摇了摇头,“算了,不要继续下去了,我们说好的,不要再提。”


Eduardo特意隐去了宾语,他和Lex都很清楚,不要再提的事情是什么。


“我困了。”Eduardo打了个哈欠,他一边扯掉自己的领带一边说,“我想睡一会儿,你呢?吃了药之后想睡吗?我们今天起得早,下午又没有安排,现在可以睡上两三个小时。”


虽然药效没那么快,但Lex还是点了点头,在Eduardo躺进被子里后迅速钻了进去。


Lex不知道是不是糖吃多了,人也特别腻歪,和他一起睡就必须被他抱着。


“Dudu,我爱你,这你知道不?”Lex亲吻Eduardo的脖子,“我都是太爱你了……”


“嗯……我知道……”Eduardo出言打断,声音里充满了倦意,“让我好好睡,行不行?”


Lex这会儿很听话,所以他没有再说话,他原本想说的是……


我都是太爱你了。


才会把你变成Omega。




——TBC——


透露一点,我还没有决定结局是ME还是莱花。


题目中的骑士有双重含义,没有参考价值。







评论
热度 ( 262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