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海洋之心(ME,DE,莱花)【01】

敏之:

为了保证读者的阅读足够愉快,我没法儿剧透太多,只能说, the more you think you see,the easier it'll be to fool you。


这三个CP文内都会有涉及,一定要讲得话可以粗暴简单视作“初恋旧爱新欢”。因为要把世界观糅合,所以本文不涉及Lex的某些大业。


 


Chapter1.


 


 


 


第一眼,他们对视的第一眼。


 


那刻,Eduardo是十足的落蹋,雨水浇他周身狼狈,眼睫像流泪般湿润,一点雨水顺着脸庞滑下,手指苍白的拧着包带,簌簌发抖,惶然无助,一张漂亮面孔全无光彩,只有眼睛,他们视线相交一刹那,Daniel被他的眼睛一望望到心底,极之清澈,因此眼里年轻的气恼和天真的难过无遮无挡。


 


Daniel不由恻然,他挑起鲜艳的嘴唇,引诱般说:“Come in close.”


 


“Closer.”


 


Eduardo既冷,也疲惫,他顿了一顿,才意识到魔术师似乎是呼唤自己,愣愣一迈步子,他走近了,被笼罩在魔术师旁若无人的目光里。


 


Daniel打了个响指,食指遥遥对准他:


 


“STOP!”


 


Daniel表演了一个真正的魔术,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停住了这场雨。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奇迹般的魔术时,Daniel已经把他带离了那片街区,年轻人近看,相貌更加清秀纯净,Daniel落落,任他打量,也打量他,对方家教极好,只扫了一眼,就又怆惶垂头,一截脖颈,修长莹白,声音格外柔软动听:“我是Eduardo——”


 


好,现下我知道了他叫什么名字,Daniel微微摇头,笑着将食指抵在Eduardo颤抖的嘴唇上,他轻轻道:“嘘。”


 


Eduardo乖顺的、无措的不再作声,他的眼神是莫名的热切和惊讶,Daniel温热的手抚了抚他冰冷的脸颊,低声道:“冷吗?”


 


Eduardo怔怔的点了点头。


 


“那就快回家去,”Daniel的眼睛里倒映着一片明媚天际,温柔的无以名之,“好孩子。”


 


等Eduardo踏过街角,略一回头,早已不见方才为他停雨的人了。


 


他把这当一场梦,梦里世界对他温柔以待,梦醒,现实依旧彻骨寒冷。


 


在Eduardo看不见的地方,Daniel默默抛了个飞吻,手指掠过嘴唇的一刹,他心中有些惆怅,不知来处。


 


 


这桩如梦往事,Daniel没想到在数年后还能重温。


 


他只是在酒吧暂歇,这里安静,酒客少的潦草,舞池里淡蓝色的光打了一夜,也没有人去跳舞,Daniel点一杯威士忌,没有饮几口,就感到一束目光挂在自己身上,并不失礼,Daniel抬起眼睫,他看见了一个青年,隔着几桌,楚楚看他。


 


好一个斯文漂亮的年轻人!他穿浅灰西装,没有一点局促气息,纯洁优雅,一双棕色的眼睛,在灯光下色调模糊,眼睫颤抖的眨一下,眸子里都是细碎光片,融融莹莹,多可爱。


 


Daniel坐到他对面,微笑,没有人抵挡住Daniel如此专注的凝视,年轻人也不例外,他露出一个纤小甜蜜的笑容,声音还是那么动听:“你还记得——”


 


Daniel截他的话,手轻轻覆上他的手背,细微的簌簌发抖,Daniel叹息,何至如此紧张:“Eduardo。”


 


Eduardo喃喃说:“你……”


 


他不复那一晚的狼狈张皇,美丽又和悦,但是只有Daniel知道他微微颤抖的手:“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是不是?”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来,叫我Daniel。”


 


Eduardo嘴边抿出一个笑来,他轻声问:“真名?”


 


Daniel喜欢他的幽默,反问道:“Eduardo是真名吗?”


 


Eduardo放松下来:“我给你看驾照。”他抬手,还没有动作,就被Daniel轻柔握住:“别傻了。”钴蓝的眼睛可以说是流动着的,Eduardo被他盯着,一时,从耳廓一层一层漫上绯红来,他轻咳一声,Daniel不以为意:“喝酒吗?”


 


看得出他不擅长拒绝,或者是少有需要开口拒绝的境遇,Daniel给他点了一杯香槟,味道清淡,Eduardo喝空杯子,他咬着嘴唇,从眼角眉梢飞出来一点点倦懒娇慵:“我能喝烈酒。”


 


Daniel握紧他的手,极之温柔:“喝醉了怎么跳舞?”


 


他站起来,一把牵起Eduardo,酒吧的舞池还空着,多好。


 


Eduardo被他带到舞池中央,颇有不安,手脚发僵,恳求似的看一眼Daniel:“在这里跳舞?”


 


“我们跳一支曲子。”


 


Daniel仍握着他的手,微微抬高,他与Eduardo对视,口中轻轻哼着曲调。


 


舞步很慢,你来我去,足弓和足弓偶尔相擦,交互穿过。Daniel哼着的乐声高高低低,他们相拥在这一刻的宁静里。


 


一支曲子完了,Daniel的手臂还绕在Eduardo那峋秀的腰肢上,他感觉到那原本紧张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软合度,像春天解冻的溪水。


 


Eduardo看着Daniel,茫然的、缓慢的眨了眨眼睛,他低声说:“很久未与人共舞。”


 


“你这样的男孩子,应该是所有人争抢着排队做你的舞伴。”Daniel再真诚不过,呵,他脸上红晕未消,这是个还会脸红的孩子,都会罕见。


 


Eduardo颓然一笑:“你说话真好听。”


 


Daniel摇头,他靠近Eduardo,比之前所近更近,开口,浮着诱惑与奇异的爱怜:“那么,你多久没有与人接吻?”


 


Eduardo凝他一眼,道:“更久。”


 


他们有了一个轻盈的吻,嘴唇与嘴唇缱绻辗转,那一式淡蓝色的灯光,吊了一夜。


 


 


离开了那间酒吧,他们走进夜风里,风很轻,甘爽的气息充盈着,Eduardo自然的走在靠外的一侧,步履合宜,腿长的惊人,挺秀笔直,棕发自然的垂在颊边,白衬衫在风里微微摆着,露出琢雕锁骨,一条细细的素金链子若隐若现,没有一处不好看,眉宇里笼着笑,更好看,较他忧郁面庞,别有风姿。Daniel看他,只觉得自己心里迅速生长的喜爱情有可原,Eduardo对人的目光极敏感,他微微别过脸,温文道谢:“今晚我好快乐。”低声呢喃,“太久没有这么快乐过。”


 


Daniel同他开玩笑:“我一共见过你两面,每一面你都皱眉,”修长十指自他眉目间轻轻一扫,Eduardo不自觉露出脆弱歉意的笑容:“对不起——”


 


他不应当是习惯了道歉的人,Daniel和他一齐坐到路边的长椅上,手抚在他眉间,指腹缓缓摁揉,温热细腻的肌肤,和指尖没有任何空隙,Eduardo被他弄得无法,只好笑,笑了便止不住,雪白的牙齿咬着鲜红的嘴唇,Daniel抽回手,在他额首吻了一吻。


 


他们相依着,Eduardo碰着自己的额角,他轻声说:“Daniel,你真温柔。”


 


Daniel无声的笑,得看对象。


 


谈话没有边际,Eduardo知道他的职业是魔术师,绽出笑来:“神迹一样。”


 


这世上居然有这样会夸奖人的舌头,偏偏还是玫瑰色。


 


谈及自己的职业,Eduardo轻描淡写:“做些小投资。”


 


Daniel笑问:“赚多赔多?”


 


Eduardo笑的浑身颤抖:“你不知道,”他拿指尖揩去眼角泪水,“我这行是以亏损衡量成就。”


 


他们笑作一团。


 


Daniel抚着Eduardo笑意朦胧的面庞,你看他的眼睛,同我们的爱神一样,只有诗意。


 


这才是神迹。


 


Daniel低声喁喁,“Ed,你要再吻一回吗?”


 


男人不可啰嗦,Eduardo倾身,嘴唇和嘴唇撞在一起,舌尖和舌尖勾在一起。


 


他的吻格外纯真动人,Daniel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


 


 


一发不可收拾。


 


Daniel看到了一出上帝为自己表演的魔术。和Eduardo相爱是种最美妙不过的体验,他真粹,情深,就好像在他之前还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爱情似的,他们接吻,Eduardo每一次接吻都颤抖,仿佛那是最后一个吻。Daniel绝不赧于承认自己无可自拔,所有人都看见Eduardo光鲜明亮的外表,可只有Daniel能碰触、安抚他脆弱的内里,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Daniel温柔的拥着Eduardo,与性无关,他只想一点一点抚平Eduardo心中长久的不安、失落与悲伤。


 


他们之间十分信任,Eduardo对他全盘拖出自己的过去,他说时,脸上挂着笑,轻松地耸肩:“与男友分手,被踢出公司,因为同时发生,所以有点棘手。”


 


Daniel不许他这样笑,把Eduardo紧紧搂在心口。


 


一点一点温热的泪水浸透他的衣衫。


 


Daniel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吻他的发顶,手与手,扣的很紧。


 


Eduardo的前男友,Daniel靠自己的眼睛就能简单勾勒,一个标准到可以写来警醒后人的混蛋,他或许出身高尚,事业有成,聪明睿智,但是在爱情上一定是最卑弱的一式,他对Eduardo的百般控制,直到现在还隐隐留存余迹,Daniel厌恶他,但是Daniel也不在乎他——Eduardo现在和Daniel在一起,他在慢慢变好,这就是最重要的东西。


 


饶Daniel再如何想,也想不到他与Eduardo的前男友会是在如此场合下相见,他冲进医院,与那位男士正打照面。


 


Lex,Lex·Luthor,他站在走廊里,手臂上搭着一件沾血的西装外套,Daniel一眼就认出那是Eduardo的。


 


这两个男人对立着。


 


Daniel一打眼,心中就有种莫名情绪,他们生的极像,不,倘若让无关者分辨,自然能一眼认清,可是Daniel对自己的面庞每一丝都极尽了解,他对着这张容貌,一时心情复杂,“他伤的重吗?”


 


Eduardo想必也是如此。


 


Lex很得体的同他握手:“Ed会平安无恙。”


 


Daniel这才松懈片刻,他分出一点心神给lex,Eduardo的前男友,摧毁他愉快心灵的人,Daniel把手搁在口袋里,他摩挲几张纸牌——总得找什么东西拖住自己的手。


 


他看lex,lex也在看他,唇边是奇怪的笑,他声音很柔和:“这孩子原来是和你在一起。”


 


原来有人可以在作恶后还用如此爱昵的口气谈论受害人,Daniel吸气,好,他对这个星球上的恶棍见识还有所不足。


 


Lex的举止一直有礼,但是彼此心知肚明,这种有礼只是为他的傲慢披上伪装,Daniel装饰着自己一贯风流的笑容,他睨着那件西装外套,惋惜的说:“我早上选了很久,真遗憾。”


 


冰冷的愤怒慢慢堆积起来,lex露出古怪的笑容,他轻声说:“车祸的手法很高明,是不是?”


 


Daniel眯起眼睛:“人为?”


 


Lex讶异道:“什么,你不知道?”他打量着Daniel,忽而敛去笑容,“你真的不知道——看来你对Ed一无所知。”


 


没头没尾的话说的Daniel莫名其妙,但是他直觉性的知晓其中必有隐情,lex同医生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他与Daniel擦肩而过,轻声耳语:“我劝你了解一下你的情人。”


 


 


而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番相见都被另一人收入眼底,Mark把两脚翘在桌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术室不断闪烁的灯光。


 


他的脸在屏幕的灯光下苍白冷滞,纹丝不动。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Eduardo被推了出来,Mark把那一帧停住,放大,他伸出一根手指,顺着Eduardo紧闭的眼角,慢慢勾画着他的面庞,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虔诚。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Wardo……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模样。”


 


黑暗的室内,只有Mark一人静静微笑着。


 
#


这个故事实际上已经写完了,知道我忍住不剧透多难嘛> <


 

评论
热度 ( 380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