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DE&ME&莱花)ABO 第一章

湖底赏月圆:

简介:Eduardo的丈夫Daniel在一次和警方的追逐时遭遇了车祸和后续的爆炸,剩下了Eduardo面对人生。



         Lex Luthor抬起下巴看了一眼面前这位omega,说句实在的,面前这位的鼻子对于omega来说有些过于高挺了,现下流行的是像知名脱衣舞者Febby那样又小又翘的那种,他的嘴唇也没有那么丰满,虽然色泽美丽,但他们合在一起时显得没什么肉欲,他的头发也是浓郁地像糖渍一样的栗色,它们这些合在任何一个omega身上都不会像这一个那么使他想……咳咳,Lex Luthor挑了一下眉,嘴里饱含亲切地说,“Mercy,请为这位……”


        “Eduardo  Atlas.”软糯的声音后压抑了一些焦虑,如果是对这栋大楼七层以下的人,倒是可以很好地掩盖,可惜七层以上,大多都是雄心勃勃的alpha,那隐藏在甜蜜樱桃香气下的一丝揪心的痛苦,对于嗅觉灵敏的独裁者来说,如赤裸般陈列在鼻子下面。


        “请为他倒一杯咖啡,谢谢。”他看着低垂了睫毛的omega,可惜他实在长了一双世界上最美的眼睛,一双没有人想去伤害的眼睛,you know,世上美人千千万,有的美则美矣却会遭人嫉恨,一份不会引起嫉妒的美使他变得独一无二。


        “Mr Luthor,我想你今天让我过来不是为了让我喝咖啡的吧。”才喝了一口,Eduardo就已经萌生打道回府之意。


        Lex隔着桌子,视线顺着他的衬衫的衣角沿扣子滑上脖颈,这么早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牌对你可不是好事呢。


         “Daniel Atlas,天启四骑士之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早前桥上事故发生时,他就在车上?”Lex十指指尖对指尖相碰,他仔细观察每一个词说出来时Eduardo的反应。


        在他念出那个词accident时,Eduardo似乎承受不住它砸在睫毛上的力量,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垂下了睫毛。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Lex站起来做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地质问,“录像上的那个人你确定是Daniel吗?”


        “Mr Luthor,”Eduardo低头摩挲着手中的戒指----它的另一部分佩戴在他的无名指上,两只婚戒内侧都刻上了二人名字的缩写以及一个倒过来的8——无穷符号,寓意永生不老的爱情。“你会不认识整整3年睡在你身边的另一个人吗?我想即使他化成灰你也是认得出来的。”


        Lex耸了耸肩,从桌子上下来,一边走一边说,“这事可没准,我们都知道这些魔术师喜欢玩大变活人时,会提前在台前找好托儿……”他从花瓶后面拿出一个金属质感的小盒子,手上下翻动似乎在做什么东西,“你在他枕边整整睡了三年了,你是他最信任的人,假如我是个魔术师,”Lex嘴角向上拉扯了一下,“关键的那环,我会放上一个……值得我信任的人。”


        “咔”的一声响起时,Lex组装好了手上的东西,他唐突地冲到omega面前,展示给Eduardo看,“当当~猜一下这是干什么用的!”
   
        Eduardo垂下眼眸,没有说话,这当然是一副手铐,比较不同的是它似乎不是一般的金属做的,光线划过时反射蓝色的不详的冷光。他的嘴唇抿紧了,左手紧紧握住丈夫的戒指,然后再放松开。


        Lex满意地凑到Eduardo的耳边——这对于一个已婚omega来说太失礼了,“Eduardo,Eduardo……告诉我,告诉我魔术的秘密是什么,”他轻轻呢喃着说,“不然,你会知道alpha恶劣到会对omega做什么。”


        他被狠狠地推开了,Lex抬起双手,对Eduardo做了个惯常表示无辜的安全信号,只不过他的笑容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无辜的。


        “You!Mr Lex Luthor先生。”Eduardo用严峻到无情的声音说,“你最好检查一下你的律师是否够格,如果你再试图以我的身份威胁我,我会向omega权利委员会提起对你的诉讼!”


        现在即使是beta也能听出来最后一句里的颤音,Lex简直要忍不住现在就开始好好怜爱这个omega了——以某种恶劣的方式,但他还得继续——
        “omega!又是可怜的omega……为什么不问问你的丈夫为什么不跑过来,帮你打跑坏人呢?”


        Eduardo的教养使他只是红了眼眶,一言不发地起身从Lex的办公室离开。


        “可怜的小寡妇。”Lex站在门口,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称呼他。


        但Eduardo依旧没停,他大步大步地走出办公区,像每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一样目不斜视,只是捏紧了拳头,左手心里静静躺着的那枚戒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原来的那枚。


        “Mercy,我是不是看起来很混蛋?”Lex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坐上Eduardo的位置。
       “Absolutely.”Mercy回答。
       “太好了,”他喝了一口Eduardo的咖啡,“我还可以再混蛋一点的。”
       


        Eduardo下午去了墓园,陪他的还有他旧时的好友Mark,这也是让坐在车里拿着望远镜的Lex没有轻易下手的原因,facebook的独裁者,哦,小可怜,为什么你总是吸引独裁者呢?


        他们并没有什么交谈,Mark只是站在一旁陪着,从头到尾他连一个余光都没有给墓碑的主人。


         “好像这样就能让他把追求新寡做得理直气壮一样。”Lex撇了一下嘴角评论。


        而Eduardo呆立在墓碑前,即使光凭背影,也能感觉到他的悲伤和痛苦。


         “Mercy,我开始有点相信了,或许这个魔术师真的百密一疏,或者是真相他连自己的omega都没说——好吧,我更相信后者。”


         “Boss,Mr White的电话。”


         他们在墓碑前站了足够长的时间才从山上下来,久到Eduardo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Mark眉头皱的像毛巾一样,他恨不得对Eduardo使个一忘皆空——只是Daniel的部分,这样他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如果他不能活那么长,那有什么资格想要占有Eduardo的整个人生呢?Mark忍不住恶劣地想。


        “Yeah,我想正是如此,它会成功的,除了一些需要解决的小麻烦”Lex挑了下眉,阳光下,Eduardo的左手的戒面反射出的光提醒着alpha们,它的主人尚未从上一次的感情中走出。“科技带领未来不是吗?”


        Mark把Eduardo送到楼下时手机响了,他皱了皱眉,离开公司前,他和助理交代清楚了,没有特别的事情不要打过来,他抬头看了一样无悲无喜的omega,上一次Eduardo痛苦时他未能陪伴,已经足够使他后悔余生,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了。


        “what's up?”他压低声音问,然后眉头越皱越紧。


        Eduardo看着这位老朋友,时光在他那里席卷了太多东西,却依然改变不了他的一些小细节和小习惯,即使Daniel从某些角度上和他如此相像,他在雨夜之后也从未认错过他们俩,彼时他们太过冲动,即使是世交和爱情,也没能磨平他们的棱角,一个个都死咬着牙不肯先认输,直到那个雨夜,直到他遇到Daniel……


        胸腔里疼痛的岩浆此时又一次翻腾出来,他凝视着树梢下的白雾,好像这样就能找着冷却的办法,Mark的电话终于结束了,他走上了Eduardo的那一级台阶,想要看见他看见的。


         “Mark,听着,我没事了,你应该回到facebook,他们那里更需要你。”


         “不会的,”Mark,快速地反驳,还有一句他在心里没有说,facebook永远都在那,但你不是,“晚餐吃些什么?”


        Eduardo被他牵着进到屋子里,像一位客人一样被安置在舒适的椅子上。


        “你想吃些什么?Eduardo?”马克拿起手机快速地说道,“我记得你爱死了我妈妈做的奶油松茸汤和莱姆派,虽然现在没办法吃到,但我知道这家的你一定喜欢——”


        Eduardo从冰箱里拿出了冰的可乐和一些面包什么的,他回过神来,勉强微笑,“不用了,我是说,我可以完成一顿晚餐……”他没有继续说因为Mark的表情像是被打了一拳,“Sorry.”Eduardo听见自己的声音。


        Mark走过来拿走他手上的东西,他下意识握紧左手,又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尴尬地放松,Mark假装没看到这些,“如果天天劝我别喝红牛的人生活品质更好点,我会更相信他的建议。”


        Eduardo看着Mark把所有不好的生活品质都关在冰箱里,然后点了一大堆自己待字闺中时的最爱。


        Eduardo迷失在垃圾食品里的胃一时半会适应不了健康饮食,曾经的最爱此时此刻并不比可乐汉堡更吸引自己,Mark吃得很高兴,虽然很难从他的面部表情中观察到这一点,   但他基本上把他的那些都处理光了,Eduardo希望他不要注意自己盘子了搁置的那些。


        他们就像曾经的角色对换了一样,以前总是Eduardo负责调节餐桌气氛,Mark是低头吃的那一个,现在Eduardo微笑着看着Mark说着家里的事情——他已经很久没回家里了。


        Mark最后说,“Eduardo,你应该回到家里。”


        Eduardo低着头看着盘子边缘的花纹,好像他们有多吸引他注意似的。


        Mark努力摇了一下头,把手肘撑在桌子上,每当他做这个动作时他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于是Eduardo也不得不抬起了眼睛看着他。


        “听着,Eduardo,你比上一次我见你瘦了起码五公斤,你现在需要有人照顾。”我希望那个人是我,但Mark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说这些,“这里地段治安不好,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会有危险。”


         但Eduardo不说话,他凝视着无名指上套着的两枚戒指,其中的一个要大一点,上面没有任何装饰,是最简单的婚戒。


        他和Danie是先上车后补票的,被标记后,父亲拒绝与他见面,也不允许母亲参加他的婚礼,Daniel彼时也没有什么伙伴和亲人,他们找了一个郊区的教堂,在标记后的一个星期后互换了这对戒指。


        D.A&E.A以及一个小小的无限符号,无名指从此有了名字。


        Atlas.


        “这里就是我的家。”Mark听见Eduardo这样说。


        好像还嫌他脑子不够乱似的,Eduardo又补了一句,“我和Daniel的家。”


        Mark站起来,努力梳理自己的脑子,冷静地说。


         “Eduardo,你现在太悲伤了,考虑问题过于感性。”
        你简直疯了。


        “你的父母现在非常担心你。”
        我担心你。


        “他们都害怕你会伤害自己或是承受不住。”
        我怕失去你。


        “你现在没有人照顾,如果出了事怎么办?”
         Daniel是怎么照顾你的,让你白天出去工作,晚上收拾屋子,用垃圾食品伤害你的身体。


        “你得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
        三年了,我不打算再放你去过这样的生活。


        Mark已经走到Eduardo的身后,温柔地抚摸着椅背,不去看仅仅几公分之上,omega脖颈后的标记。


         “No……”Eduardo却小声地说,“这就是我的生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可能是Mark急促的呼吸让他担心了,Eduardo转过身了,对他露出记忆中和梦中出现无数次的笑容,“我有时间就会回去看你们的,但不是现在。”


        他的注意力再次被戒指夺走,仿佛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Mark、父母家人,仅仅是不足一百美元的戒指,仅仅是因为那是那个混蛋留下的唯一的东西,Eduardo重复了一句,“但不是现在。”


        Mark感觉有些疲惫,不是身体上的,他曾熬夜过四天不休息也没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够一个结在树上的美丽苹果,当他快要够着了,快要够着了,指尖都触碰到它的果叶时,苹果滚落到地上,眨眼消失不见了。
        而他翻遍了整个园子也没找到这个苹果。


       而他现在坐在回门罗帕克的路上,今天下午facebook发生了一些事,一些虽然不大却必须有他出面的事,开过一个十字街口时,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与他擦肩而过。


        而他没有看见。
       


        Eduardo躺在床上,看着树影在窗帘上摇曳,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想到了之前Lex Luthor和他说的那番话。


        如果那是一场魔术呢?如果只是Daniel的一个脱身术呢?
        但那是在高速路上,所有人都目击了那场翻车事故。


        但那是Daniel,出神入化的Daniel。


        会为他停住雨的Daniel.


        他难过地回忆起Daniel喜欢躺在床上飞纸牌时,而纸牌又撞在窗帘上的景象,又想起情人节Daniel曾经从被窝里变出的一大束玫瑰花,现在他看了看窗帘又看了看被窝,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那里没有什么纸牌,也没有一朵玫瑰花,什么都没有了,曾经的甜蜜如今变成了插在心上的戟,Eduardo紧紧捏着Daniel唯一留下的那枚戒指,终于忍不住哭泣,眼泪顺着他的睫毛滚落在耳后的发间,浸湿了一大片枕头,他把Daniel的位置小心空出来,希望明天睡一觉起来发现一切都只是个梦。


        Lex进了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光景,床头有一盏小夜灯,橘黄色温柔的光覆盖在睡着的omega身上,他睡前痛哭过,眼睛红红的,睫毛湿湿的,把左手护在胸前,仿佛那里有什么值得用生命去保护。


        即便他承认自己实在恶劣也不忍心从睡梦中叫醒他,Lex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久到天都微微泛着白光才走了过去,他一会皱眉一会又勾着嘴巴笑,然后忽然伸出手,一点一点地,偷偷地,拿走了那枚戒指。


        他怪异地拧着看着这枚戒指,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到底有什么蹊跷,又试着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正合适。


        他又看了半天这枚戒指,和Eduardo手上的那枚比较,不自觉放轻了呼吸声,白昼透过窗帘,朦胧的光线下,一滴眼泪顺着Eduardo的眼角跌落下来。


        Lex接住了它,在它成为枕头上的一片湿迹前。


        一滴Eduardo的眼泪。


        它是什么味道的呢?


        他快速地放进了嘴里。


        Eduardo,是甜的。


        眼泪,是苦的。


        Eduardo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戒指,但他没有摸到。


        睡意全无,他一下坐起来,掀开被子,翻开枕头,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寻找每一处缝隙。


        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


        我是不是落在哪里了?


        可Eduardo翻遍了整个卧室都没找到那枚戒指。


        一种可能像救生圈浮上汪洋大海在某一瞬间浮上Eduardo的心头,Eduardo站了起来,眼睫颤动着,声带颤抖着问周围的空气。


        “Daniel?”


        没有人回答。


        他渐渐垂下了头。


        “如果你能听……如果你能感应到我的话,Daniel,请你给我一点提示。”


        “一点我们都明白的提示。”


        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着宣判。


        有什么似乎吹开窗帘,温暖的阳光带着灰尘的气味吹拂肌肤,他们细细地流动在周遭,远处火车经过响起一阵鸣笛。


        “叮”。


        Eduardo睁开眼睛。


        一朵玫瑰花躺在地板上,有什么东西穿过碧绿的叶茎。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Mark很快再次见到了Eduardo,不过这次他的精神状态要好了很多,甚至露出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的了。他甚至问Mark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facebook前的广场上坐坐,Mark简直受宠若惊,同时对造成这些改变的原因保持好奇。


        “我想,Daniel并未离我而去,他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我的生活中。”Eduardo微笑着说。


         “什么方式?”Mark追问。


         “一种……我解释不清,但绝对特别的方式。”


         Eduardo离开后,Mark在电脑桌前难得地没有直接敲击键盘,他直觉有什么东西暗地里在变化,而他找不到原因,他需要弄明白Eduardo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转变,为什么今天见他时,Eduardo耳后会有一个足够浅,却没逃过他眼睛的红色印记。
       


        Eduardo开始感觉到头开始感到有些晕沉,他立即看了眼时间,10点50,
         时间还早。
         他钻进浴室洗了个澡,桌子上准备了纸牌而床上放了一束玫瑰。
         11点半时他将自己赤身裸体地装进被窝里,对了,还有那束玫瑰,他想给Daniel一个充满回忆的惊喜。
       
        11点50分,Eduardo感觉困意袭来,他努力支撑着想要看Daniel一面。


         11点56分,他难以抵抗沉入了梦乡。
        
         11点57分,一只乌鸦在树梢啼叫。


         11点58分,一楼的门打开又关上。


         11点59分,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12点整。房门打开了。


            

评论
热度 ( 178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