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人鱼AU】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下b)花朵生日快乐

Mr.Moon:

上篇   中篇   下a




感谢 @Hanna小姑娘 姑娘的梗授权,希望我能让你满意。◕‿◕。  


——————————————————————


进入瓶颈= =别说写完了,连正日子的更新都没赶上orz


本来想说既然完结不了起码更一个完整的场景,不中间打断,然后就到这个点儿了。


早知道昨天不更新放到今天更花朵我对不起你嘤嘤嘤






7.


达斯汀下班赶到马克家看人鱼的时候,Dudu的新家已经完成了布置,鱼也完成了治疗。马克今天没去公司,正用笔记本处理Facebook的事情。


达斯汀猫着腰站在偌大的玻璃缸外往里瞧,在水草的遮掩下,他隐约能看见一个趴伏在中间的人影。


“马克,他吃什么。”


“吃鱼。”


“可他就是鱼?!”


“大鱼吃小鱼,所以他吃鱼。”


“……那更大的鱼吃他咯?”


“……”


“马克,他有名字吗?”


“Dudu。”


“Dudu?”达斯汀皱起眉,“一点儿都不酷。”


马克有些不耐,正好刷到一条讨论巴西足球队员的状态,他扫了一眼那个足球员的名字:“爱德华多。”


“什么?”


“他以后叫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还是不太愿意见外人,或者说他不愿意见除了马克以外的所有人。安妮卡把他的新家布置的太好了,厚厚的白沙、沉木、清洁螺、大型水生植物,他有的是地方躲。大部分时间他都躲在水草堆里,虽然只要马克一露面他就会马上钻出来。


马克家也有了简单的潜水装备,因为达斯汀说,如果到时候是他负责送爱德华多回家,爱德华多就得熟悉他。


马克本来特别反对这种动不动进到鱼缸里的行为,他指责达斯汀:你又不是猫!


直到他因为一整天没见到爱德华多有点担心,忍了又忍还是穿上达斯汀的装备下了水——


爱德华多坐在沉木上,尾巴一扫一扫的扫着白沙,埋头专心致志的摆弄着什么。马克跳下水的动静惊动了他,人鱼飞速的钻进了草丛里,留下一片浮起的白沙,马克在其中捡到了一团水草。他正奇怪那是什么,被吓跑的鱼又从草丛缝隙往外望,看见好像是马克才又游了出来。


他见马克拿着那团水草,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伸出手把它抢了过去藏在了身后。


直到第二天马克才知道那是什么,他醒过来走出卧室,爱德华多正趴在鱼缸边缘笑眯眯的看着他,面前的地板上放着一团用水草缠成的……


“那是汽车吗?”马克问,他捡起那个小玩意儿,又莫名其妙想起了那个被他视为耻辱的“少女梦”。这么多年过去了,许多细节都记不清了,但好像在他们的梦里,也有这么一辆绿色的小汽车。


“Dudu~”爱德华多叫他。


马克低下头看他:“送给我的?”


“Dudu!”


“谢谢。”马克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将安妮卡给爱德华多买的食物倒进浴缸里,“我得去洗漱上班了。”


 


在上班之前,马克派人从他家拉走了那个运Dudu时装鱼缸的大木箱子,地点是肖恩·帕克的家。


肖恩很不高兴,但马克早就不是当初稚嫩的马克了,这事儿又是因他而起,他也只好略带埋怨的拉着大箱子,开着私人游艇出海度假了。


然而在肖恩离开的六个小时后,马克接到了他惊慌失措的电话。


“马克,我们被抢了!”


“什么?”


“他们是冲着爱德华多来的,发现箱子是空的就走了,我猜是去你家了。”


“……”马克猛地站了起来,他沉默了一秒,让自己镇定了一下,“你没事吧?”


“没事,警察已经来了。”


“好。”


然后他挂了电话,一边打给达斯汀,一边往外走。


“达斯汀不管你现在在哪儿马上去我家把爱德华多弄走。”


“弄走?弄哪儿去?”


“总之快去。”


“等等,他根本不见我啊。”


马克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你先去我家。”他看了眼时间,“联系克里斯一个小时后报警就说我们家遭遇入室抢劫。”


“什么?”


“我们得在警cha来之前把Dudu藏好。”


 


 


8.


马克赶回家时达斯汀也同时到了,马克边往屋子里走边给达斯汀大概说了事情经过。


爱德华多听见开门声习惯性的先观察了一下,看见马克还没来得及高兴,对方几个箭步先冲上了二楼。


“达斯汀去拿个毯子出来!Dudu!”马克喊他,爱德华多似乎能感应到马克紧张的情绪,他没有顾虑达斯汀,立马浮出水面。


“你得离开这儿。”马克一边用力拖住人鱼想将他弄上来,一边快速的说,“你跟着达斯汀,这个很重要。”


爱德华多表情有些惊讶,但还是配合着马克爬上了岸。此时达斯汀从卧室拿了毯子出来,马克一把扯过来包住爱德华多,他捧住人鱼的脸:“跟着达斯汀,听懂了吗?”


爱德华多没给什么回应,只是无措的仍由马克用毯子把他的腰和鱼尾裹紧。马克拿起爱德华多刚长好伤口的手,把它和达斯汀的握在了一起:“带他藏到卧室去。”


“哦。”


达斯汀也一脸慌乱,他拖抱着爱德华多向后退进卧室,此时房子的警报突然大响起来,有人非法入侵。


达斯汀抬起头看向马克,马克吞咽了一下,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关上了卧室的门,深吸了口气跑下楼梯。


 


他刚站稳房门就被暴力的踹开了,六个男人冲了进来,并毫不避讳的抽出了枪。


马克回过头看向他们,皱起眉毛,上下打量了他们一遍,冷冷地说:“没人跟我说复仇者联盟3要在我家拍。”


几个男人愣了一下,手里拿着一柄锚钩枪的高个子站了出来:“扎克伯克先生,我们是动物保护局的,我们接到举报,您家有违禁动物。”


“动物保护局从不非法入侵民宅,真的,还是九头蛇更令人信服。”马克不为所动的走了几步,视线不着痕迹地在那尖锐的锚钩上停顿了一下,从楼梯口走到房子中央,抬手向后敲了敲玻璃缸:“你们是为他来的?”


男人有些诧异,但没有说话。


“得了,把那些玩意儿收起来。”马克没什么表情的瞥了一眼对着他的黑洞洞的五个枪口,他将手揣帽衫的口袋,“你们破坏门禁时保安室就得到了消息,你们不用正规途径踹开房门时针眼监控就自动开启并实时直播到警局。”马克抬起一只手冲天花板的角落挥了挥,“如果现在把那些东西收起来,警cha来时我还能说我们只是朋友之间产生了一点矛盾。”马克的视线放到高个脸上,“如果你想跟我做朋友的话。”


“能不动枪当然好,谁都喜欢和平。”男人说,并向后招了招手,所有人都放下了枪,但没有收起来。


“您想怎么谈?”


马克耸了耸肩:“他对我来说是个累赘,身份敏感、具有攻击性、不友善、还一身是病。坦白说我本来就在考虑要不要把他捐出去,不过刚好你们来了,那么,出价吧。”


高个子男人顿了一下,马克感觉刚刚被他的虚张声势缓解了一点的空气又紧绷了起来,他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高个子男人挑起一边嘴角笑了一下:“我要先验验货。”他说着突然抬起了枪,锚钩带着绳索破膛而出,马克本能护住头弯下了腰,“砰”的一声巨响,距离他不过十厘米的鱼缸被砸开,马克发出惊呼,水和玻璃四散飞溅,他距离太近整个后背都扎满了玻璃片,被冲击力重重摔到地上。


高个子男人再也不看他,几个厚底军靴从他身边走过,踩过那些玻璃发出嘎吱的声音。马克倒抽着气,此时还没反应过来疼痛,只觉得头晕眼花,突然又被一把揪住头发拉了起来。


“鱼呢?!”


高个子男人气急败坏的问,正在这时马克听见一声闷响,他心中升起一阵绝望。果然男人也听见了这个动静,立马松开了手带着人轻手轻脚的往二楼摸去。


马克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他在地面摸索着,抓住了一块瘦三角的玻璃碎片,趁人不注意猛地扎进了经过身边不知道是谁的脚背。


他用力太狠,掌心的血和那人脚上的血一下全冒了出来。那人发出一声吼叫,操着德国口音骂了句什么同时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马克滑了出去,蜷缩在一起,不知道是断在身体里的玻璃碎片比较疼还是可能被踹断了的肋骨比较疼,他疼的连呼吸都跟不上了。


 


9.


德国佬还打算再补一脚,却被高个子制止:“蠢货住手,先抓住上面的!”


他们悄然无声的走上楼梯,高个子轻轻转动门把。锁舌弹出来的瞬间,房间里的空气都静止了,一行人等了一会儿才推开门。


令他吃惊的是,爱德华多正在门后等着他们。他刚露脸就被鱼尾重重扇了一下撞上了门框,另外几个迅速换了麻醉枪准备开枪,爱德华多先一步用尖利的已经伸出的指甲狠狠戳进了他们的手腕。可对方人多,他被不知什么时候绕到身后的人用电击棍打中了肩胛。爱德华多痉挛着向后倒去,同时用那可以撕开鲨鱼肉的手指生生扯开了一个人的颈动脉。


被吓傻的达斯汀这时反应过来,他抄起马克挂在架子上的剑往拿着电击棍男人的后腰捅。但他手抖的太厉害,没能给对方重伤,对方转过身用电棍狠狠敲了他一下,达斯汀晕了过去。


爱德华多被用渔网套住了尾巴,两个男人死死摁住了他的手,高个子毫不犹豫的将麻醉针扎入他的动脉,爱德华多瞬间被那种熟悉而恐怖的眩晕感攫获,他奋力的挣扎嘶吼着。他们抬着他走出房间下楼,爱德华多用余光看见了蜷缩在鱼缸废墟上面的马克,几乎成了血人的马克。


人鱼目呲欲裂,他的眼睛迅速被深海般的蓝色淹没,几个抬他的男人都感受到不同程度的从手腕开始弥漫入骨的刺冷。爱德华多仰起头,发出尖锐的像是濒死声音。几个男人就像突然被捅了一刀一样立马松开了手抱住头,这声音太刺耳,简直像是要钻进脑子把灵魂抠出来,这声音太冰冷,就像沉入海底被海草缠住了再也无力脱身,他们在窒息和绝望中挣扎,直到死亡。


海妖的吟唱毁了一切。


马克蠕动着抱住自己,他不停吐出血来,脑子中闪过一幅幅混乱的画面,有他刚创建Facebook时、也有他大学恶作剧被拉去开听证会、还有他童年那个绮丽缤纷的少女梦。


他努力睁开眼睛,从楼梯的栏杆缝隙,看见被裹在渔网里的爱德华多。挣扎中他蓝色的尾巴掉了许多鳞片,反射着从打开的门里透进的阳光。他脸上全是泪水,失控的神智对上马克的视线而慢慢恢复了正常,焦糖色从深蓝里显出本来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马克不确定自己发出声音了没有,他的“少女梦”里有一条长着巧克力色眼睛的蓝色小人鱼趴在沙滩上哭的鼻头彤红,他的母亲——一条金黄色的美人鱼趴伏在旁边一动也不动。马克的父母救了她,他们一起生活了几天,那时候他似乎还不会走路,他爬着,小人鱼也爬着,他们一起分享了一辆绿色的汽车玩具。


 


爱德华多的手挣脱开渔网抓住栏杆翻了过来,他重重摔到地上,玻璃碎片割伤了他,但他顾不上这个,只是用手撑着地奋力爬到马克身边,他托起马克的头,急切的喊着:“Dudu!Dudu!”


马克沉浸在现实和回忆的穿插里,他的眼前一片模糊,疼痛和失血让他的感觉都缓慢了起来。


爱德华多无措的抱着他,学着那天马克安慰他的样子不停亲吻他的眼睛,人鱼的眼泪不停的掉到他的脸上,进到嘴里一股海的味道。


“Dudu……du……M……M、Mark……”


马克微微皱了皱眉,他的视线仿佛有一点焦距了。爱德华多喜出望外,笨拙的调整着发音呼唤他的名字:“马克……马克……马克马克……”


这时达斯汀捂着脑袋和鼻子从卧室跌跌撞撞的跑出来,他先四处看了看,发现马克时惊呼出声:“我的老天!”


达斯汀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飞奔而下,他顾不得他不停往外冒血的鼻子,帮爱德华多扶住了马克。当他注意到那些伤口的数量和严重程度时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的上帝!马克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叫救护车!”


但他拿手机的手腕被一只血淋漓的手握住了,这下达斯汀连心跳都要停住了。


“先藏好Dudu……”马克虚弱的说。


达斯汀看了一眼人鱼,马克又用那只手推了一下爱德华多的胸膛:“……别出声,如果你还想见到我的话,别出声,警cha要来了。” 


达斯汀一下反应过来,他立马站起身抱起爱德华多往杂物室跑。


这一刻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力量,而人鱼也没有反抗,只是定定的看着马克的方向。


马克长长的舒了口气,在警铃越来越近的声音中闭上了眼睛。




-TBC-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笑cry]

评论
热度 ( 187 )

© 雅歌 | Powered by LOFTER